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工人日报:“篮子”工程为何总是半拉子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04日 10:0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经济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蔬菜价格的“砍刀”抡起来,不论是贵还是贱,总有人受伤。

  曾经让城市居民大喊“吃不起”的“蒜你狠”、“豆你玩”刚消停没几天,地头“5分大白菜”、“8分卷心菜”的收购价,又让菜农黯然神伤。前者,消费者受伤,农民却非最大受益者;后者,农民很受伤,可端上饭桌的菜,并没有便宜多少。

  同样是“伤”,对于“吃方”,疗伤办法可选择“少吃”甚至是“拒绝吃”;对于“种”方,买种子、购化肥、灌溉、雇人,每个环节必须花钱到位,菜才能长出来。等到想选择“少种”或“不种”时,“菜贱”的伤害已然成为现实,以至于有菜农考虑下一茬种什么时,“就像是一场赌博”。研究者介绍,“菜贱伤农”并非今年孤例。1984年、1987年,曾出现过“谷贱伤农”;1989年,发生了“红富士苹果伤农”;1992年,则是“橘贱伤农”;1994年、1997年、2000年、2003年,农民却屡被“猪肉伤害”。

  每逢问题爆发,对于农民,头一个拎出来“老话新说”的,是信息问题。不论种植还是养殖,做种什么、养什么决定时,农民几乎只能依赖自己或者邻居家上一次的销售情况,以及有时候并不靠谱的经验。农民不懂“别人贪婪我应恐惧”的投资原则,只会跟风,结果总是逃脱不了“丰产不丰收”的厄运,注定被“贱价”伤害。

  地头菜不论多贱,到了餐桌,价格依然“坚挺”,于是,出现了“流通强势、生产弱势”的结论。发明“农超对接”这个新词,似乎就是为解决这个中间环节问题。然而,经营者发现,蔬菜种植组织化和规模化程度低,与超市采购多样化需求之间存在矛盾,大多数蔬菜依然只能通过中间菜贩子集中收购,几经倒手才被送进超市,成本并不能低多少。

  因此,蔬菜生产的分散化,使得有些中间环节的存在有其合理性。比如,《扬子晚报》5月1日刊登的记者调查就发现,菜农、运输者、批发商、零售商,这些以贩菜为生的人,把一车菜从地头搬到南京市场的过程中,都没有赚到钱。

  钱被谁赚走了?本世纪初,当投资者蜂拥投资互联网时,有人说,做个卖水的,稳赚不赔。在菜贱伤农、菜贵伤民的流程中,也有“卖水的”,他们就是坐地收钱的各种部门。

  运输过程中,运输车辆除了必须承担各种税费外,走高速公路不仅要付费,而且还在有不超载挣不了钱,超载又要给交罚款的问题;蔬菜到了城市,集散中心要收取各种各样的场地费;到了市场,摊主则要缴纳摊位费。层层加价之后,“豆腐自然成了肉价钱”。

  农业问题是根本问题。问题一出来,相关部门总是及时采取措施。每次都强调要加强农产品信息发布体系建设、加强农业专业合作社建设等等,可不同的农民,几乎每次都在同一个地方被绊倒。据媒体报道,为从根本上解决政府对蔬菜零售终端控制力问题,稳定菜价,北京市政府将以产权收购和参资入股的方式,控制社区菜市场。具体目标是,每个区将收购参股15家菜市场,发展30家左右直营蔬菜店。

  北京市政府的做法可谓用心良苦,但是,让人心忧的是,解决问题的同时,好像忘记了有关部门不能也不应该包打天下。

  围绕“菜篮子”而角逐的各种利益主体,可以在“房篮子”、“药篮子”、“油篮子”等其他“篮子”中寻觅到相似的踪迹。有识之士一直呼吁,发展市场经济,有关部门要扮演好守门人的角色,在服务市场经济、不与民争利这一根本原则下,通过制定法规、推出政策,维护市场公平,稳定社会秩序。

  然而,很多时候,我们看到的往往错位的是政府。于是,“按住葫芦浮起瓢”,“菜”、“房”、“药”、“油”,“众篮子”此起彼伏,伤了民众,更坏了有关部门的名声,而各种事关民生的“篮子”工程,几乎都成为了半拉子工程。

  (责任编辑:李志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