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中国足球窝案9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26日 02:3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海口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足球窝案

  袁伟民在《袁伟民与中国体坛风云》一书中,也无不骄傲地披露过这段往事。他当时是总局局长,谢亚龙向马家军动刀,没有袁伟民的支持是不行的。可是,领导支持的事儿很多,执行者应付差事的也不少见。显然,谢亚龙是真刀实枪地干上了。

  谢亚龙查处马家军时,崔大林时任辽宁省体育局局长。

  我记得2000年7月,我因为要去采访悉尼奥运会,特意到崔大林办公室拜访他。当时的崔大林激情澎湃,他从中国代表团的情况谈起,最后聊到辽宁籍运动员可能拿奖牌的项目。他分析了马家军夺金的态势,然后意味深长地说:“马家军需要重新证明自己,悉尼奥运会这个舞台,对他们来说太重要了!”

  然后,谢亚龙一记重拳,不仅让马俊仁砰然倒地,也让崔大林有点发懵。

  崔大林清楚地知道,当时,北京正申办奥运会,在悉尼奥运会这个舞台上,中国体育不能有任何闪失。当时中国代表团的成绩不该是问题,最可怕的就是兴奋剂丑闻。为此,崔大林多次在辽宁省体育系统大会上强调打击兴奋剂的政治意义。

  马家军出事后,崔大林作为省体育局局长,也受到通报批评。他为此也找了马俊仁谈话,大意是:首先要服从处罚,吸取教训,不得公开质疑总局打击兴奋剂的行为,并保证类似事件不再发生;其次,做好善后工作,尤其是要保证马家军中李季参赛的纯洁性。

  悉尼奥运会上,马俊仁的弟子李季是唯一一位“马家军”成员,她在女子万米比赛中获得第7名。

  事实上,崔大林的两点希望一个也没得到保证。马家军受到处罚后,马俊仁并没有管好自己的嘴。他把谢亚龙看成是“迫害”马家军的“刽子手”,四处放炮,造成许多不良影响;而李季呢?她还是出了事。悉尼奥运会两年后,也就是2002年3月,中国田径协会作出决定,对赛外兴奋剂飞检中尿样呈阳性的辽宁田径运动员李季及其主管教练等给予严厉处罚。

  田管中心介绍说,李季在2001年7月17日国际奥委会反兴奋剂委员会进行的赛外兴奋剂飞检中,尿样呈阳性。田管中心对李季的处罚包括:警告和禁止参加国内外田径比赛两年,即2001年8月3日至2003年8月2日;罚款8万元;停赛期满后如要恢复比赛资格,停赛两年期间必须接受4次兴奋剂抽查。如不按时接受检查,将终身禁赛。而对其主管教练员石福杰的处罚是:警告和禁止参加国内外田径比赛两年;罚款8万元。

  田管中心作出此项处罚前1个月,即2002年2月,踌躇满志的谢亚龙不得不离开他钟爱的田管中心,被调至总局体育科研所担任副主任。这是卸磨杀驴吗?他不知道自己的仕途是否会峰回路转?他更想不到五年后他入主足协时,曾经被他“搞得很尴尬”的崔大林会成为他的直接领导。

  2002年初春,谢亚龙有一种感觉最真实,那就是“一朝天子一朝臣”这话没有错。的确,如果袁伟民能重用前任局长伍绍祖的秘书,那么中国的官场哪会有那么多纠葛与暗战?至于谢亚龙为什么被调走,坊间有各种说法。可说到底,在袁伟民看来,谢亚龙毕竟是前朝重臣,谢的离去正符合中国官场哲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