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周云蓬诗歌现象引思考:诗歌为何影响力衰微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23日 05:2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新闻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周云蓬诗歌现象引发思考――

  影响力衰微,诗歌本身的问题?

  “周云蓬的出现是一个奇迹。如果他不是以一个民谣歌手的身份产生影响,会否在当下纷扰的诗歌界赢得关注,这是一个值得怀疑的问题。”有民间诗人对周云蓬诗歌现象发表了如此见解。相比对其诗歌本身的兴趣,他更关注的无疑是周云蓬独立自由的民间立场。

  周云蓬曾经翻唱过张慧生根据海子的诗《九月》谱写的歌,也曾在发表于韩寒主编的《独唱团》的散文《绿皮火车》上,不无感伤地写道:海子如果今天还活着,估计已经成了诗坛的名宿,开始发福、酗酒、婚变,估计还会去写电视剧。他无意抹去海子对他产生的重要影响,但并不代表他在本质上是和海子一样的诗人。也因为此,当有人试图给他戴上理想主义的光环,或试图凸显他的批判立场时,他选择了否定和拒绝。

  事实上,几乎在任何场合,周云蓬都没有表现出通常意义上一个民谣歌手理当具有的愤怒和反抗的姿态,尽管在他的专辑《中国孩子》中,的确传达出类似的情绪。在周云蓬看来,愤怒抑或反抗,都是一种偶然的、意外的东西,人的常态应该是平静的、温和的生活。“我觉得音乐人心里要有数,不是大家一捧你,你抗议你很牛,然后你就头脑一晕你就抗议一辈子,我觉得那是很无聊的事情,也是一个特别危险的事情。”很显然,在他看来,无论是诗还是歌,其第一性永远是诗性,不是工具,不是用来教化和革命的。

  从各个角度看,周云蓬都似乎是一个不怎么好定位的人物。在诗歌评论家张清华的理解里,恰恰是这种难以定位,强烈地呼应了我们当下这个时代的特征。

  “在海子那个时代,诗人身份是比较确定的。他们大多是一批有理想有抱负的知识精英,向往在诗歌创作中搭建起一种巴比塔式的构想,而且确信这种构想最后是可以实现的。到了我们这一代,诗人、诗歌已被边缘化,他们的身份日益模糊,而且他们更关注个人的生存体验。这是一种常态,更谈不上有什么不好,至少在周云蓬这样的诗人身上,我们能感受到他作为一个歌者和诗人的真诚。”

  在张清华看来,周云蓬之所以引起关注,并不全然在于其特立独行的生存姿态,和在某些诗歌中表现出来的对社会现象的关切,而在于他的诗歌写作是和人格实践相互呼应、相见证的。“应该说,当下好诗歌并不缺少,迅速反映社会热点的诗歌也不缺少,但很显然,像周云蓬这样真诚且带有强烈民间立场和见证性的诗歌,更容易引起广泛的共鸣。”

  张清华的这一观点,大致反映了诗歌界人士的普遍看法。他们认为,周云蓬的诗歌尽管不具有很强的代表性,也不能因此拿来当评判诗歌好坏的标准。但以此反观,我们可以看出一些诗歌界普遍存在的问题。诗人梁晓明表示,当下很多好的诗作,不能为公众熟知,并不在于诗人的写作不够真诚,不介入现实,缺乏人文关怀。“诗歌是否能扩大影响,事实上并不仅仅是诗歌本身的问题,它更是一个社会问题。因为好诗是需要靠外部世界来激发,并通过适当的渠道才能传播出去产生影响的。很显然,当下的时代并不具备这个条件。”

  对此,有网友表示赞同。他认为,当下并不缺少真正的诗歌创作,但这些创作更多是作为一种隐匿的亚文化存在于民间。“受制于保守的诗歌体制和由金钱构筑的层层叠叠的人际关系网,很多好诗难以进入主流的层面,进而对大众的精神世界起到文化塑造的作用。从这个角度看,周云蓬的出现是难得的例外。他的诗歌在很大程度上承接了诗与歌合流的传统,让诗歌诉之于听觉,比较容易突破一些禁忌,直接在大众中产生影响,并引起媒体的关注。同时,他的诗歌没有流于简单的对抗和批判,也易于获得主流认可。正是主流和民间的双重接纳,让他成为有代表性的歌者和诗人。”

  诗人黄礼孩则从诗歌教育的角度发表了自己的见解。在他看来,周云蓬的诗歌内容自由、形式活泼、通俗易懂,为大众广泛接受,是情理之中的事。但从诗歌写作的角度看,他的诗在思想深度和语言张力等方面都存在缺陷。“依我看,一些兼具思想性和艺术性的好诗,没有得到广泛的接受和认可,一定程度上源于我们的诗歌教育,远远落后于诗歌发展的步伐。这样导致的结果是,表现相对复杂,形式更具创意的诗歌,普通读者就没法理解。这就好比很多人觉得古典音乐可望而不可即,但在维也纳,人们欣赏音乐却是日常的生活,因为当地民众普遍具有较高的音乐修养,他们生活在丰饶的音乐土壤里。”

  在张清华看来,周云蓬的出现,或许还意味着浪漫主义的回归。“随着社会急剧转型,城市里出现大量流浪人群。波德莱尔笔下波西米亚人的经验,于我们将不再陌生,这些经验势必对原有的城市文化带来一定的冲击。从某种意义上,或许也会对板结的诗歌现状带来一些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