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食用油价“稳中有涨”中小油企提价压力难缓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22日 05:4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青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为给不断攀高的CPI“去火”,本月初发改委已约谈17家行业协会并建议其暂缓涨价,其中包括食用油企业。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日调查发现,从出厂价到零售价,食用油价格呈现出“稳中有涨”的特点。由于成本压力难以缓解,市场仍然供不应求,尽管部分大型油企在相关部门的补贴之下,承诺“稳价不涨”,但一些中小油企迫于成本压力,或提高销售价格,并将最终推动整体食用油价格的上涨。

  对此,专家提醒,在“限涨”的同时,国家最重要的任务应该是振兴经济、增加生产,防止控制物价的措施放开后,社会产品供不应求,需求报复性反弹,价格反而会出现恶性上涨。

  批发零售价均现涨势

  4月20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中国食用油信息网获悉,食用油价格出现一定程度上升。数据显示,4月1日,山东青岛地区一级压榨花生油报价16500元/吨,价格维持稳定,二级压榨花生油参考价在14500元/吨附近,库存较少,整体出货缓慢。到了4月18日,山东莒南地区,金胜油厂一级压榨花生油报价在17600元/吨,上调300元,玉皇油厂一级压榨花生油报价在17000元/吨,出货缓慢。

  此外,部分地区的豆油也在涨价。4月19日,山东济宁地区的一级豆油出厂价10150元/吨,比前一天上涨50元/吨;安徽合肥地区一级豆油的贸易商报价为10300元/吨,每吨上涨50元。中国食用油信息网相关负责人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该网上的报价一般是批发价,也就是出厂价,是直接从食用油生产商处收集的数据。

  不仅是出厂价环节,记者获悉,4月15日,南京市部分超市不少品种的食用油价格也出现上调,包括花生油、葵花籽油等。其中,欧尚南京店5L装的鲁花压榨花生油,从6日的109元/桶调到了15日的118元/桶,涨幅超8%;金润发瑞金路店将5L装的多利葵花籽油,从71.7元/桶调整到95.5元/桶,涨幅超过30%。

  与此同时,商务部的监测数据也显示,全国花生油价格由4月1日的21.22元/升上升至4月15日的21.24元/升;而菜籽油价格从4月1日13.02元/升涨至4月15日的13.03元/升,食用油价格稳中略涨。

  成本压力不减

  4月19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山东食用油生产商介绍说,由于去年花生大幅减产,工厂的采购价格达每吨8000元,造成榨油企业成本压力较大。“现在花生的采购价格已经涨到每吨9200元,考虑到运费、人工费等,企业几乎没有任何利润。”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所长李国祥表示,在3月底之前,国家发改委通过行政手段冻结了食用油价格,现在的食用油价格上涨,主要由于原材料采购价格上涨带动。

  “我个人认为,现在食用油价格上涨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因企业生产成本上升了。上涨的部分应该让企业自己消化一部分,消费者承担一部分,政府再补贴一部分。发改委约谈的成果在于控制了价格上涨的幅度,保持市场的平稳,让食用油价格上涨在百姓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李国祥表示。

  在成本压力难以缓解,食用油市场供不应求的情况下,又传来了食用油加工业欲关门限制外资的消息。本月30日,《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修订征求意见稿)》将结束征求公众意见。若征求意见稿获得通过,中国食用油市场将一定程度上限制外资企业进入。业内人士认为,外资企业在加工上损失的利润可能会通过贸易环节来补偿,中国食用油企业或被迫以更高的价格从国际市场上进口粮油,进一步推动成本上涨。

  李国祥进一步表示,生产环节成本的上涨,将最终推动零售食用油价格的上涨。另一方面,类似中粮、益海嘉里等大企业的销售价格仍受“限涨令”约束,但他们获得了发改委的补贴,而一些中小油企得不到国家的补贴,当无法承受成本上涨压力时,必然会提高销售价格,而这在一定程度上,会推动整体食用油价格的上涨。

  对此,青岛嘉里植物油有限公司的一位负责人也表示,“限涨令”延期后,食用油企业的利润骤减。从各家企业目前的定价来看,利润下滑严重,或者没有利润。但按现在的市场需求,食用油迫于物价上涨压力,仍有一定的涨价空间,预计年底前可能会有小幅上涨。

  “政府对价格仅仅是指导,但企业的成本压力较大,市场的实际状况是供不应求。如果市场供不应求,但是政府还在干预,价格上不去就会产生不正常的需求。由于食用油的保质期很长,部分企业或会囤积食用油,等待以后高价销售。”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孙立坚道出了他的担心。

  孙立坚认为,现在食用油价格上涨是合理的,健康的需求应该体现在物价上。但如果价格再持续上涨,政府很可能会采取更多措施进行调控。他提醒,国家最重要的任务应该是振兴经济、增加生产,防止控制物价的措施放开后,社会产品供不应求,需求报复性反弹,价格反而会出现恶性上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