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人民币国际化:坚定而渐进地实现完全可兑换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18日 17:0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经济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2009年实行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试点以来,逐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十二五”规划明确提出了扩大人民币跨境使用,逐步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

  人民币“走出去”采取了前所未有的路线,但这条路通向何方?会对金融市场和货币体系带来怎样的影响?参加博鳌亚洲论坛2011年年会的机构投资者及学者专家在16日举行的“人民币走出去:挑战与机遇”分论坛上展开了讨论。

  全球货币形势:“一个没有指挥的乐队”

  五十多年前,美国经济学家罗伯特特里芬提出这样一个悖论:由于国际贸易中必须使用美元作为结算和储备货币,美元在海外不断沉淀,美国就会发生长期贸易逆差;而美元作为国际货币核心的前提是保持其币值的稳定与坚挺,这又要求美国必须是一个长期贸易顺差国。

  在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戴相龙看来,今天的国际货币体系不仅没有解决“特里芬难题”,反而使之越来越严重。他说:“当前的国际货币体系存在着不合理的地方。美元既是本币,又是国际上最主要的储备货币。”

  国际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联合主席大卫马什把这种不合理性形象地比喻成“一个没有指挥的乐队”。他说:“在这个乐队里,美元是个聒噪的鼓手,不断制造噪音。欧元曾经演奏出美妙的音乐,但不幸的是,现在它的琴弦断了。”

  戴相龙和马什都认为,从战略角度考虑,正是由于国际货币体系的混乱,才使得人民币必须要“走出去”。

  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集团行政总裁李小加认为,从减轻通胀压力、内外兼修的实际角度来说,人民币“走出去”也是必然趋势。“中国改革开放30年,出口了大量商品,进口了大量资本。要实现从资本进口到资本出口的过渡,人民币必然要走出去。”

  李小加补充说:“国际货币体系的不合理性,为人民币国际化提供了一个短暂的窗口期。可以预见未来三到五年,人民币将继续保持结构性的升值。这是人民币走出去的最好时机。”

  中国金融市场:“不开放是最大的风险”

  2009年7月,上海及广东五城市率先宣布进行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到去年6月,试点的境外地域由港澳、东盟地区扩展到所有国家和地区,国内试点地区扩大至20个省份。

  进入2011年,人民币“走出去”的步伐加快。央行公布的2011年一号文件启动人民币境外直接投资试点。同一天,中国银行纽约分行开展了针对美国客户的人民币交易业务。

  但与之同时,关于中国金融市场风险管控的讨论也越来越多。

  李小加认为,以前人们讨论的是“开放”的风险,现在必须要讨论“不开放”的风险。戴相龙则说:“不开放是最大的风险。”

  李小加说:“人民币走出去最终还是要靠市场的力量。决策层需要做的是把制度里的障碍、制约和不合理的地方去除掉。”

  专家们同时认为,对于人民币“走出去”,尽管需要保持热情,也必须客观谨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黄亚生说:“既要考虑经济效益,又要权衡风险。”

  人民币国际化:“到大海里才能学会游泳”

  由于目前人民币尚未实现可兑换,人民币走出去对中国制定执行货币政策、促进金融市场发展、维护金融稳定都提出了新的课题。戴相龙认为,人民币要真正实现国际化,至少还需要3-4个五年计划。

  戴相龙说:“真正的国际化货币,必须具备三个特征。一是可兑换;二是具备全功能,可计价,可交易,可投资,可储备;三是在国际储备中占大比例。”

  渣打集团执行董事白承睿说,中国是要把人民币发展成为国际储备货币,这种改革的步伐是前所未有的,也采取了很多独特的策略方法。

  白承睿所说的“独特方法”,是指中国通过“渐进式的路线图”,来实现人民币完全可兑换,即从结算货币到投资货币再到储备货币的逐一过渡。

  在这个过程中,香港作为人民币离岸中心的作用得到了积极肯定。李小加说:“在浴缸里叫洗澡,到大海里才能学会游泳。而香港作为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则是游向大海前,可以进行演练的小河。”

  黄亚生列举了在香港发展人民币离岸交易的好处:可以降低投资成本,用人民币计价;香港是成熟的金融市场,可以推动人民币在资本市场的发展;可以促进港股和人民币计价股票之间的良性的竞争。

  苏格兰皇家银行亚太区首席执行官麦高铭说,香港金融监管体系完善,可以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孵化器”,推动人民币走出去。

  根据香港金融管理局统计,今年2月份香港的人民币存款达到4070亿元,是去年的5倍。

  但白承睿指出,这个数字只占到大陆总存款的0.6%,还不能有效抵消国际上金融变化对中国国内的冲击。他建议利用在香港的探索,发展更多的离岸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