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农民工感冒门诊部输液后猝死 卫生局拒绝详谈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16日 06:0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华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去年1月初,农民工盛德海在一家门诊部输液后,不到两天离奇猝死在床上。一份医疗鉴定认为“死者系过敏休克死亡”。日前,门诊部及主治医师也被指涉嫌“非法行医”。

  争端:

  索查门诊病历遭拒

  在南海里水某模具厂务工的农民工盛德海去世时年仅43岁,至今亲人还要为他的死因苦苦寻求公道。

  2010年1月7日下午,盛德海因发烧感冒,到南海广德中医门诊部看病。门诊部医生张某安为盛德海就诊,当天盛就在该门诊部进行输液。2010年1月9日上午9时许,工友惊讶地发现,这个时段该去买菜的盛德海却出现死亡迹象。盛德海遂被送往该门诊部抢救,该门诊部确认盛德海已经死亡。

  工友们知道盛德海于1月7日到该门诊部就诊过,当即向该门诊部索要查看盛德海的门诊病历,但遭到拒绝。盛德海的家属来到南海里水后,也向该门诊部提出查看门诊病历及看病记录,也遭到拒绝。

  焦点:

  过敏死亡系谁之过?

  盛德海在门诊部输液后为何离奇猝死?医院为何不愿及时交出死者病例?盛德海死后,其家属和工友抬着盛德海尸体到门诊部“讨说法”。“他们闹,就是要我们赔钱!”门诊部聘任的郑院长说。

  同年1月12日,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的四位医师对盛德海进行了尸体解剖。在半个月后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中,盛德海被认为“符合过敏性休克死亡的病理改变”。

  看到权威的鉴定结果,死者家属有了诉求公道的底气,“既然是在他们医院打针,那这过敏肯定就是他们的责任!”死者家属还指责门诊部,“给他(盛德海)用的明明都是容易引起过敏的药物,却没有依规定做皮试”。

  时至今日,郑院长仍然坚持:“我们绝对做了皮试,再说如果真有过敏,也不至于隔了两天后才有反应”,“过敏的原因有很多种,为什么就一定是我们诊疗时的药物引起的?”

  死者家属静坐门诊部十余天,要求门诊部赔偿。门诊部终于答应,给了4万作为死者的安葬费。盛德海很快被送去火化,但他的身后事却并没有结束。

  再起争议:

  门诊部涉嫌非法行医

  2010年8月17日,盛德海的妻子张金枝将门诊部告上了法庭,并提出索赔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误工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66万余元。

  在起诉前,代理律师范惠琴却发现门诊部涉嫌“非法行医”。范惠琴通过工商查询了该门诊部的注册资料,发现其申请资料竟迟至2010年1月26日才正式递交给南海区卫生局。而经《医师执业注册联网管理系统》查实,当时盛德海的主治医生张某安的执业地点,也是直到2010年1月20日才变更到该门诊部,至于法人代表佘某德的执业地点竟始终显示为禅城区朝阳卫生院。“这已构成非法行医!”范惠琴认为。

  同年9月14日,依据代理律师通过的材料,佛山医学会司法鉴定中心作出了《文证审查意见书》,提出了三点意见:1.张某安对盛德海的诊疗属非法行医;2.该门诊部在对盛德海的诊疗行为中存在明显不足;3.门诊部病历、处方书写不规范。而此前由南海卫生局出具的证明也提出,张某安的行为已构成非法行医。

  近日,记者就该门诊部是否涉嫌非法行医与医疗事故鉴定等问题,向市卫生局医政科和市医学会负责人进行采访,但对方均以“以法院(裁定)为准”为由拒绝详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