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早春苦菜叫卖声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31日 20:2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齐鲁晚报 饮馔琐忆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是谁摇醒了古城的梦?苦菜,是苦菜,就是那串街走巷、此起彼伏的苦菜的叫卖声。

  □陈正宽 “七九至数六十三,堤边杨柳如含烟。红梅几点传春讯,不待东风二月天”―――潍县进士王之翰,在他写的这首七言小诗里,把老潍城早春光景,描摹如在目前。

  潍城东郊有条溉水,溉水俗称虞河。虞河从诸城发源,几百里一路行来。走到潍城乐道院(俗称洋楼)南墙,向北绕个弯,到了乐道院的正北门,打个照面,再迤逦北去。在这洋楼正门的沿河两岸,两排拔地而起的古柳,俨然虞河的卫士,高可数丈,粗及几围。柔柔软软的枝条,细细长长地垂下去,温馨地抚摸着水面;嫩芽新吐,摇曳着东风。杨柳青青,近看不分明,远望则碧,袅袅如含烟,朦胧似江南。下头虞河水,冬冰虽泮,而城中人家,却酣然梦中。是谁摇醒了古城的梦?苦菜,是苦菜,就是那串街走巷、此起彼伏的苦菜的叫卖声。

  潍城民间,讲究美食。开春,当地兴吃白面拉摊饼,热饼卷上苦菜子,蘸着麻汁甜酱,吃起来清香可口,越吃越舒坦。

  苦菜,潍地叫苦菜子,一年生的草本植物。药名败酱草,异名女郎花,别名天香菜、荼苦荚、甘马菜、老鹳菜、无香菜等。其味甘中带苦,可以冷食,也可以炒食。冷食时,先将苦菜择好洗净,拌在麻汁甜酱中,用白面拉摊饼卷起来吃。说到药用价值,苦菜有抗菌、解热、消炎、明目的作用。

  潍城地属北温带,冬冷春迟,而苦菜发芽甚早。残雪犹零的正月早春,潍城四乡的大姑娘小媳妇,喜欢到田间地头,深挖苦菜子芽。其根甚长,其芽甚嫩,呈紫红色,其味甚甜。挖出的嫩芽,长约寸许。清水中洗净,盛在盆中,盖以湿布过夜。次日天未黎明,少女们三五成群,络绎进城,沿街叫卖。小城尚在梦中,朦朦胧胧听到了,那叫卖苦菜的尖细柔媚的女声乐音:

  “苦―――菜―――子―――芽―――儿―――喽―――!”

  空间里,四围传来轻柔悦耳的回声:

  “苦―――菜―――子―――芽―――儿―――喽―――!”

  于是,家家启门,处处张户,招买呼卖。一声声亲切的呼唤,一张张温存的笑脸,一碗碗鲜嫩的苦菜,一道道晨曦的光线,摹写出一首首早春的小诗,勾勒出一幅幅小巷的画面。

  少女们卖完了苦菜,挎了圆斗,踏了一地阳光,走向归程。而城中的风箱,也就咕达达唱了起来,婆婆拉风箱,烧鏊子,儿媳妇把面擀饼,那是一幅多么温情的彩照呵。

  多年前,我在北下河祖宅,街面上采集了一些苦菜花种,种到花盆中,长了满满一盆子苦菜子。第二年开春,开了满满一盆子的金色小花,迎了红日头张扬。表露出的是一分少女的矜持。我目不转睛地端详着苦菜花,联想丛生―――我想到了,冯德英的小说《苦菜花》;我想到了,苦菜花与蒲公英的关系,如何云游天涯;我也想到了当年开春,吃白面摊饼、卷苦菜子、蘸麻汁甜酱的清纯香甜,以及那当年早春黎明,听苦菜叫卖声的柔情蜜意……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