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补助只能发给家庭 家长得先贴补家用 孩子缘何顿顿黄豆蒸饭只因补助款成了扶贫款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30日 09:3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闻晨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新华社记者 张莺

  在广西河池市都安瑶族自治县部分农村寄宿制小学,小学生自带大米、黄豆到学校蒸饭吃,一天只能吃上两顿黄豆蒸饭,一吃就是几年。根据我国“两免一补”政策,义务教育阶段农村寄宿制学校学生可获得生活补助,然而由于贫困,相当多的家庭领到补助款只是补贴家用,“补助款”成了“扶贫款”,学生的伙食并没有得到改善。

  三斤米一棵菜,就是每周主食

  3月24日,记者来到都安瑶族自治县三只羊乡――全县最偏远的乡镇,离县城80多公里远。乡中心校三只羊小学校长蒙文武介绍,485名学生大部分为瑶族,最远的学生走路需8个小时才能到家。

  记者在学校看到,政府投资的教学楼、宿舍楼等都是崭新的。然而,到了吃饭时间,学生们吃得却非常差。记者来到宿舍,学生们有的趴在床沿,有的蹲在地上,捧着饭盒吃得津津有味,饭盒里绝大多数为黄豆蒸饭。5岁的学前班男孩蓝权默不作声地大口吃饭,他的饭盒里装着米饭、黄豆、两块肥肉。7岁的一年级女孩蓝海谢是蓝权的亲姐姐,姐弟俩同住一张床,懂事的姐姐把黄豆和肉都给了弟弟,自己的饭盒里只有米饭。

  10岁的二年级男孩袁杰说,他一周带10元钱来学校,在乡政府集市上买3斤米、一棵白菜,就是每周的主食,剩下一两块钱偶尔买个面包当早餐。“白菜一般到星期四就吃完了,星期五没菜吃。”袁杰说。

  记者在校园看到,这里的学生普遍身材矮小。据曾在此开展项目的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测算,三只羊小学学生能量摄入仅为推荐量的66%,维生素A摄入仅为推荐量的6%。学生平均身高和体重均大大低于全国平均水平,普遍相差2―3个年龄段。

  发放方式一变,餐费“得而复失”

  蒙文武介绍,2007年3月至2009年5月,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曾在都安3所小学进行历时4个学期的学生营养改善实验项目。如今,三只羊小学食堂仍张贴着当初的营养餐食谱,周一至周五每餐花样不同。蒙文武说,两年间的实验效果显著,学生们吃得好了,个子长得很快,运动的积极性大增。然而,基金会两年投入800万元后,项目结束。“我现在特别怀念有营养餐的生活,还想继续吃。”4年级男孩袁忠柏说。

  根据我国“两免一补”政策,义务教育阶段农村寄宿制学校学生可获得生活补助,在都安,小学补助标准为每生每天3元,每生每学期可有375元的生活补助。记者了解到,2008年,广西壮族自治区财政厅、教育厅出台《广西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家庭经济困难寄宿生生活补助费管理暂行办法》,要求“以发放现金或转入学生银行储蓄卡(存折)的形式,及时将生活费发放到学生手中。”

  家长拿了钱,自然不会将其全部用到学生吃饭上。都安是国家级贫困县和广西最后一个实现“两基”的县,三只羊乡农民人均纯收入1368元,贫困决定着家长的选择。“我每周给儿子10元钱,周末他回家才可以吃一点肉。300多元钱,大概只能用200多到儿子吃饭上。”在龙英村沙沟屯,毛南族村民覃志芳说。

  弊端早就出现,却也无能为力

  补助款发放方式上的争议,体现着管理的不畅,营养餐项目结束后,寄宿生生活补助款作用凸显,现金交由家长处理的弊端,学校和当地教育部门早已看在眼里,却也无能为力。据称,广西教育部门曾向财政部门提出要求,欲把这一补助发到学校处理,不要一次性给学生现金,遭到了财政部门的拒绝。监管失控是一个担心。2009年,都安县民族实验中学以餐票抵顶生活补助费,出现“强制学生消费”的问题,遭到取缔。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课题组对改善三只羊小学等类似学校学生营养现状,提出了建议:首先,建立和完善学生营养餐机制。政府当在营养餐立法、管理、监督和资金筹措等方面承担责任,由教育部门负责,财政、农业、卫生、检疫等部门配合协作,建设食堂和提供营养餐。其次,确立补助标准和方式。可由学生家庭负担主食,国家补助副食;对于人均每天3元的补助标准,教育和财政部门重新协调,避免家长挪用,建议由学校供应部分营养物资。第三,在学校营养餐物资获取方面,尝试就近原则,降低成本。

  (据新华社南宁3月29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