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奎尔奇:为实践“中国深度”和“全球广度”而来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26日 01:4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作为全球顶尖的商业管理教育大师,他曾担任哈佛商学院资深副院长、伦敦商学院院长以及美国、英国及冰岛的12家上市公司独立董事,具有高度的国际化视野和实战经验。他与中国有着深厚的渊源,早在1981年就第一次到访中国,之后也曾以访问教授身份在中国授课。日前,约翰 奎尔奇(JohnA.Quelch)正式加盟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成为国际管理学特聘教授,并担任副院长兼教务长的职务。记者与奎尔奇教授面对面畅谈了管理学在中国的现在与未来。

  记者:您怎样评价中国的企业家群体?跟世界级的企业家相比,他们有什么不足?

  约翰 奎尔奇:我觉得,中国不缺创业精神,中国跟美国一样,是创业精神比较充足的国家。中国企业家群体的一个特点就是,女性的机会比较多,女性在很多方面跟男性是平等的,这与其他一些新兴经济体的情况非常不同。也正因为这一点,中国的企业发展受益良多,因为女性的作用得到了充分的发挥。

  我觉得中国企业界或者说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限制就是人才。不是说单纯愿意去冒险就是人才,而是经过良好培训的管理人才。经过培训,有能力去领导一个组织,拥有着全球的愿景,这是我所谓的中国欠缺的人才。中国企业家的创业热情要充分地发挥出来,或者说要充分地发挥作用的话,还是需要一些经过培训的管理人才以及管理框架的支持,来为他们提供解决方案,来支撑或扩大他们的愿景。

  记者:过去30年基本上是一个民营企业向外资企业学习的过程,现在反而出现一个逆向的趋势。您认为是否存在这样一个所谓的“中国模式”,如果有的话,它的优势和可能遭遇的挑战又是什么?

  约翰 奎尔奇:我可以做一个类比。在2000年的时候,互联网泡沫经济达到顶峰,那时候很多的评论者都说出现了一种新的模式,以前传统的、旧式的那种商业评估范式已经不再有用了,我们现在去关注的是高科技、互联网,需要给它们一个新的估值系数。

  当然大家都知道,泡沫最终破灭了,其中仅有一些公司存活下来。由此我们看到,业务运营基本的原则、最终的原则还是保持不变的。当然我们可以看到在业务运营过程中,总会是有创新的余地,比方说金融交易技术的应用可以进行创新,更有利于资本的流动等等。但是我们看到,商业最基本的创造价值的方法就是要把产品卖出去以获得更高的价格,高于你的成本从而获得利润,这一条是没有发生变化的。

  关于一个新的、可持续的“中国模式”是否已经出现,我其实还是持相对谨慎的看法。当然,中国的环境是非常独特的,但是在过去几个世纪中,企业要想取得成功的话,也就必须要去适应当地的政治、经济或者文化环境,我会比较犹豫,而不是在当前阶段就得出一个定论。

  记者:企业家和职业经理人关系不仅关系到成长中企业未来的生死存亡,而且也交织了制度和伦理问题,具有一定的复杂性。在这方面有什么好的建议可以给我们中国的学员?

  约翰 奎尔奇:在美国有一条经典的路线,就是先自己当一段时间的职业经理人,培养一下自己的能力,扩大自己的网络,隔了几年后再来自己创业,所以职业经理人跟企业家之间的流动性是比较大的。美国还有一些年轻人没有上过商学院也能够创业成功,比如说像微软、facebook这些很著名的公司,它们的创业者都是从学校辍学来的。他们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可以利用美国非常庞大的职业经理人人才库来支持他们去创建自己的企业。中国目前来说,两个群体之间的这种流动性不像美国那么好。随着时间的发展、随着整体经济状况的改善,我觉得,如果说这两个群体之间有更多的相互的流动,或者是有更多的相互沟通的话,对整个经济来说都是有好处的,我觉得这种变化一定会发生。

  美国的一些大公司为了促进公司的进一步发展,往往会去收购一些小公司,或者对一些创业公司进行参股。在中国也会出现这样的一些情况,比如说国有企业收购私有的创业企业,或者国有企业当中某些业务部门被剥离出来,进行民营化管理,由此,这个业务部门能够得到更好的发展。这确实是一个发人深省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