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读懂樱花有点难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17日 07:3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闻晨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nginx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张大成

  读樱花难,读懂樱花有点难。

  樱花每年三四月间开花,据说品种有三百多种,最迟花期可开至五月。始读樱花,是两棵高大的樱花树,长在早年工作单位的办公楼前。这座办公楼位于浦东庆宁寺的黄浦江畔,是旧时英商马勒船厂老板的一座小洋楼,高五六层,建在江边,很气派。在楼的南门,两棵樱花树,树干粗壮,树枝丰满,树形硕大,抬眼望去,宛如枝臂怒伸的顽童,一派勃勃生机。

  每年三四月间,樱花树没长叶,便满树放花了,那似红非红、似白非白的花,如同晨霞,又像轻云,让人缭乱迷目。春是暖暖的,风总是轻轻的。每天早上到傍晚的风,阵阵地吹,满树花瓣总会纷纷扬扬,飘飘洒洒,很快满地的花瓣,在风中飞快地滚动,成了―道道白色的飘带时,方知道樱花已经开败了。 “怎么开得这么短?”总工程师总会笑笑说, “好看的,长不了呵。”

  樱花是洒脱的。冬去春来,先在那光光的枝干上,长出花芽,渐渐地变成了花蕾,花蕾越来越多,没几天便竞相开放,很快就把全部的花开尽开败。樱花是缥缈的。那淡粉色的花,又似象牙的白,在蓝天、白云、流水的映衬下,像晨雾又像飞雪,让满树那半透半明的花瓣,洒洒扬扬,撒入大地,飘向游人,完成了一次亲密的飞吻。樱花又是实在的。花谢后,那枝那干,已经放叶,没几天便满树葱郁,此时枝叶间,偶尔还会飘下零星的花瓣,仍在述说那曾经的辉煌。

  樱花是多变的,它的花,它的色,是艳艳的。盛开时的樱花树,无论观其树、观其枝,还是观其芽、观其苞、观其蕾,总让人感到樱花之美,是绚烂之红,艳丽之红。樱花盛开的风光一刻,像绯红的轻云,美丽又多变。但当绚烂过后平淡才是它的真。读樱花,总感到樱花的红,是它的一种表现,一种展示,让人惊叹它的艳红、绯红,实实在在是生命的一种气质,一种豪气。樱花是多动的,它的姿,它的态,是动向的。樱花盛开之白,如轻云―般,隐隐的,是一种精细之美。无论观其花、观其瓣、观其蕊,还是观其姿、观其态、观其势,总让人感到樱花之白是唯美之白,醒悟之白,实实在在之白。一夜风雨起,满树花凋零。樱花在谢幕的一刻,宛如满地鹅毛雪,那白是它的一种身份,一种价值:让人惊叹它的纯白、美白;道道地地是生命的一种畅游,一种豪举。

  于是,在感受中读出了樱花的美的短暂。那美,瞬间中喷发了生命的精华,展示了生命中的艳艳之美,是大千世界最难保存的一种艳美。 “真放本精微,绚烂归平淡”。樱花终年默默,却在春的一刻,让人们看到了它的花,精微的花,知道了它的真,真放的艰难;又让人们解读它终年平淡,即使绚烂,即使艳美,也就短暂的一刻。但它诠释了人世间最基本的一个道理,花无百日红,人有一世情。但要真正明白这个道理,不是很容易的,况且人在处世中要做到这一点,更是难上难了。

  是的,读樱花难,读懂樱花真的有点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