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普尔茶舍] 公立医院改革避重就轻 或有难言之隐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12日 12:3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看病难看病贵:何时才能说拜拜

 

-公立医院改革避重就轻 或有难言之隐

 

赵普:难和贵的问题不构成公立医院改革的动力。

 

周子君:现在有一定的压力,压力是来自社会和公众的压力,但是公立医院没有这个压力,中石油、中石化,我们几大国有银行,你让他去改革,你会想到他有什么动力和压力吗?虽然大家都在呼吁,崔永元说中国的油比美国的还贵。

 

赵普:之所以没有压力是因为它没有市场对接,没有市场竞争,换言之放到医院合适不合适,如果把医院公字头去掉行不行?

 

周子君:第一个,我们当年国企的时候,我们很多企业确实碰到什么问题,国企办不下去了,工资发不下去了,所以他不得不改,我们现在大中型医院不存在这个问题,医生收入没有问题,医院发展没有问题,他有什么动力要改,所以这是一个我们现在目前面临操作层面上最大的问题,这次医改提出,还有一个叫四个分开,我想大家都知道,改到现在没有说到四个分开要怎么做。管办分离,政事分开,盈利和非盈利,医药分开,这四个里头,涉及到医院的,我们现在基本上没有动。

 

    赵普:这四个分开是改革共识吧。

 

代涛:我不这么认为,当谈一个事情的时候,大家必须对这个事情有共识,医药分开大家已经说了很长时间,医药分开实际上把医院这个补偿机制当中,靠药品的加成转变为医疗服务的补偿,这是核心内容,那医院是不是就不要药房了?医药分开医院是不是用药了?这是最容易界定的问题大家还有分歧,管办分,什么叫管,什么叫办,什么叫政,什么叫事,这都是一般感觉当中宏观的概念,但是我们愿意把它套用过来,我们说我们医院改革和发展,是不是要符合社会主义经济,我们只强调任何一点都是不对的。

 

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说管办分开,各地都在探索各种各样的模式,所以大家形容到基层调研你会听到,大家说这些既然没有共识,大家都这么去试,试的五花八门,试完了将来怎么办?比如说有的管办分开探索就是成立专门的医院管理部门,有的在卫生行政部门下成立,有的是在政府下管理,有的甚至交给了国有资产管理部门。

 

如果这样的改革,我们教育的大学是不是应该交给国资部门管呢?因为它是国有资产,所以简单的把市场经济的做法,套到公立医院改革当中必然会出问题。我认为引入市场机制,鼓励社会资本办医疗机构,这是非常好的政策,但是这个政策很好,我们相应配套措施不够,国外的做法是一个企业举办这个医院的投资是要免他的税,不但这个非盈利性医疗机构不交税。

 

周子君:我们现在基本上免税。

 

代涛:是他投入这个钱本来是免来的税投资建的医院,这个对吸引社会资本不同。简单讲,我们鼓励社会资本来建这个医疗机构的政策还不配套,但是鼓励这个方向大家都认识到了,对公立医院的改革,理论界、实践界和公众,我认为已经渐渐形成共识。特别是经过这几年的改革探索,我相信在未来不太长的时间里会形成共识。

 

赵普:两位的意见并不统一,这其实大家愿意看到的,因为一个重大事项的改革,如果没有争论,恐怕会在实施当中遇到大错误,刚才说的四个分开有不明白的地方,能不能再说说。

 

周子君:管办分开,政府可以办医院,管理医院,不是让国资委去管,管医院是让医院管医院,现在我们90%是国有医院,国有医院的服务和效率,是我们未来会面临最大的问题,这样直接对老百姓的影响是什么?你看病难,如果这个体制不变的话,你看病会越来越难,为什么?老百姓感觉是非常对的,我们投入那么多钱和精力做这个事情之后,我没有看到结果,比如看病难的问题我们现在缓解了吗?北京市06年开始,每年十几个亿的速度往里投,我们现在看病难问题缓解吗?没有。

 

它这种服务效率是我们真正担心的,服务质量也是我们真正担心的,我刚才看到的例子说,我宁愿不去公立医院,因为我忍受不了环境,我最后生孩子到私立医院生。这种体制如果不解决谈起来都是空的。所以刚才谈的几个分开的问题,每个人理解不太一样,但是这个都是借口,直接反映最后是部门的利益。

 

    赵普:您刚才提到一条,现在公立医院改革自身没有动力,我觉得在动力这个层面上,我也想请代教授把您的观点拿出来分享一下,您觉得公立医院改革动力是什么?不论高层政治压力,还有群众的外部压力,医院自身内部有改革动力吗?

 

代涛:他现在当然没有,但是他并不是不愿改革,他现在对医院运行模式是不满意的,比如说我们医院医生和医务人员的工资水平,和他的受教育的水平,和他的这种承担的风险,和他的劳动强度应该说还是有差距的,但是正是这样一个问题,他们通过其他的途径,可能有些人得到了一些回报,这个东西是他们不愿意的,但是你必须回归到他应该得到的回报,如果说不对我们的治理机制、激励约束机制进行根本的改革,这些问题就解决不了,如果说靠我们做医务人员的,现在推行双休日门诊,我们医务人员也要休息,他不可能每天都上班,要求任何一个公民这样做恐怕都是不合适,也是犯法的。

 

所以这个问题,解决这个动力,就是激励约束机制,就是能够让我们医务人员,能够让通过他们诚实劳动获得相应的报酬。

 

赵普:刚才说到动力问题,医院如果只是为了获得合法的,对得起他的劳动成果的收入,可能现在看来也都还不足以构成动力,因为现在他获得收益,我们不能简单说合法的非法的,起码说风险并不大,虽然我们对红包有种种约束,但是它并不构成改革动力。 

    代涛:我觉得实际上还要引入社会竞争机制,比如鼓励社会资本办一些医疗机构,就是建立公司化的医疗机构,会对我们公立医院的机制产生比较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