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普尔茶舍] 代涛:医疗改革应给政府时间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12日 10:5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看病难看病贵:何时才能说拜拜

     

-代涛:医疗改革应给政府时间

 

赵普:沏一杯清茶,邀两三朋友,说会内会外,聊国事家事,欢迎各位再一次点击中国网络电视台的两会期间的特别节目《普尔茶舍》,今天我们聊的是两会之前我们向网民征调的热点话题之一,我们要说说医改,今天演播室请到两位嘉宾,一位是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也是医疗改革方案起草者之一周子君先生,一位是来自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信息研究所代涛所长,同时也是中国医学科学院卫生政策卫生副主任,应该是代所长还是代主任?

 

代涛:代教授。

 

赵普:两位临床吗?

 

周子君:学过临床,原来学临床,后来改学管理。

 

赵普:自己有临床经历吗?

 

周子君:很短。

 

赵普:大概什么时候?

 

周子君:八十年代中期。

 

赵普:时间很短,一年?

 

周子君:一年多。

 

代涛:我是学公共卫生本科出身,但是我做过医务处处长,做过很长时间医院管理,医疗管理。

 

赵普:八十年代的医患关系,和现在比起来有什么不同。

 

周子君:那时候比较朴实,我记得有一个南方老太太到北京看病,她说的都是闽南话,什么都听不懂,所以我们就找福建的学生,福建的学生听说是福建的话,但是他也不懂,后来又找学生,找了学生以后帮老太太翻译,最后是急性胆囊炎,最后做手术,手术比较成功,也比较好,子女从外地回来非常感谢医院的医生。

 

但是过了几天以后,老太太还有其他心脏病,老太太没有说这个问题,医生在手术时候可能都检测了,检测心脏的,做手术实时检测,但是没有留底,但是过了几天老太太心脏病突然发病去世了,当时解决医院给家属讲,后来说有什么证据没有,当时录像录完就没了。

 

赵普:那时候没有存量很大的硬盘。

 

周子君:对,因为老太太是急诊,老太已经80多岁了,但是最后解决很好。我当时印象非常深,家属理解医生,医生也理解患者,老太太已经80多岁了,能够有这儿一个结果,也是人终极结果之一,老太太入土为安,家属也是很平静的,医院当时就是把这个事情说清楚了,家属没有要求医院任何赔偿。

 

赵普:为什么问您临床80年代从业经历呢,因为我自己家人在医院,老医务工作者,我自己童年是在医院长大的,我印象当中没有后来我成为新闻工作者之后所见证的医患关系,完全两码事,那个时候不能说整体是和谐的,但是和后来不一样,您在医院做过管理,现在又搞政策研究,据您观察医患关系,包括我们要聊的医改话题,是怎么样有一个变迁的?

 

代涛:医患关系是社会关系的一种,医患关系的紧张是社会关系变化的,在医疗卫生领域的体现,这是我们的基本判断,同时呢医患关系这样一个变得复杂,是因为我们人民群众对医疗服务的需求的增长,和我们来满足这种需求的水平不匹配所造成的,不是我们今天的医疗水平比过去差了,我们今天肯定比过去好多了,但是人民群众的需求也不是我们80年代的服务水平、服务质量能够满足的。

 

同时我们随着医疗技术的发展,然后我们医疗保障制度不够健全,老百姓去医院看病的时候需要支付的费用越来越高,这种情况下呢,老百姓就更加关注自己的费用,所以在这个时候就会造成对医疗行为的不理解,这是患方。

 

同时我们医方也是有一些问题,由于我们资源配置不合理,由于我们医院的补偿机制不健全,由于我们过分地注重医疗技术,医疗设备,所以呢,我们对服务的态度,人文的关怀都不够,所以这些也是我们在过去这些年讨论的为什么要通今公立医院改革,这也是我们面对这个问题,寻求这个问题解决的办法。

 

赵普:我的问题是这样,能不能让大家更清楚,除了刚才说的宏观总体的变化,医患关系是其中一种,包括日益增长的医疗需求和不相匹配的,没有达到要求的医疗服务水平的提升,等等等等,它是逐步变化的过程,是逐步累积的过程。可能我们在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大体上还是先从宏观着手,因为我们在制定政策的时候,我们的想象应该具有前瞻性,对某些发展中出现的问题能够预见,所以有人说难道那个时候我们主政者没有预见到人口的变量,能不能把计划做得提前点,当时我看了以后觉得是,理想状态应该是有所预见,但是为什么在这个规划当中,没有看到这样的预见?

 

代涛:这些问题我们也是一个逐步认识的过程,不可能什么问题是完全预见的,但是预见解决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解决这个问题也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解决这些问题也是复杂的。

 

两会期间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和公众,对这个问题都非常关注,大家提了很多很好的意见和建议,但是我们明显感觉到,提的这些意见,出的这些招,下的这些药都是站在自己立场上去提的,公众想最好不花钱把我们医疗服务提供。而我们医务工作者我这么辛苦,我受了这么多教育,我怎么能够有一定的回报,我们监管者,我们政府,在财力有限下加大财政投入,针对这些情况,政府出台了很多很多措施,有些是解决医患关系紧张的问题,有些是着眼长远的,但是着眼长远的政策是不可能半年一年就见效的。

 

我觉得现在非常担心的问题,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形成这个问题是发展中的问题,无论是社会公众,无论是政府,都期盼着一夜之间就有改善,或者明天一早醒来就能解决,如果我们用这种思想去指导我们的政策。

 

赵普:情感是可以的,但是理政思路的话就比较可怕了。

 

代涛:第二观点,我们现在很多政策是调整医患关系,医患关系是医疗当中最直接的关系,但是他们行为的发生是受社会政策、管理政策、社会环境的影响产生的,就跟我们有了医闹,就派警察去。

 

赵普: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们某些城市派这个警察到医院当主管安全的副院长的事,我在网上公开发文批评……

 

代涛:这是一个问题,还有一个问题我们应该非常重视,我经常会说一句话,就说我们用再好的药,但是你必须是给病人吃,如果张三有病,我们用的药让李四吃能治好病吗?我们要调整的是这个政策,而不是说我们医生应该怎么做,我们患者应该怎么做。

 

有人说医改不是改医院,也不是改医生,也更不是改我们患者,应该是改我们政府,我们政府的政策,我们政府的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