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普尔茶舍]别让大学教育变成学术教育,实践经验的锻炼也很重要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09日 14:2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2011两会:普尔茶舍

    主持人:现在我们为了控制物价,有一个比较好的措施就是农超对接,为什么大学生教育不能实现这个对接呢?

    张鸿:职业教育有,我采访过几个这种对接的非常好的,就是他是人才定制,比如说西安有,安徽也有,这种职业教育学校,他生产的人才,还没有生产的时候就已经被定出去了,我这个专业就是根据你那个企业设置的,比如说富士康,你的装苹果的技术不高,我培训个一年,我培训农民工就是直接给你培训的,他等于其实是一个职业培训外包。

    但是大学不愿意这样,现在大学教育有一点模糊,我们大学教育基本上会把它变成一个学术教育,本科教育,我们现在把它变成学术教育,你学播音知道,学播音的时候虽然也教你发音什么的,但是它会变成一个理论,你去学,什么叫新闻学,学一大套,最后你变成理论家。

    但是让你实操,有一条新闻,你能不能站那儿说,这个不培训,所以说企业一招人,有没有工作经验,没有工作经验,什么是工作经验,你在那儿实习,应该不断学这个活,你学新闻记者,哪儿有新闻,你站那儿能够说出来,发出稿子,但是不是,我们出来写论文能行。

    主持人:现在大学关于道德层面太多,大学毕业之后侃侃而谈,装了满脑袋理论的年轻朋友还是很多,但是一旦进入实操平台上往往不好用。

    张鸿:这个时候也不能怪用人单位,我也采访过很多企业家,尤其是中小企业,中小企业说我没有财力培训你,我就算有财力培训你,经验告诉我,培训两年你就又跳槽了,只有大型企业能从应届毕业生,应届毕业生他是一张白纸,他自信你不会跳槽走的。中小企业就希望你有经验,如果你没有的话,大学就应该完成,应该不断实践。

    主持人:说到教育和就业的关系,我倒很注意有些广告,比如汽车修理的,烹饪的,这些广告很火,我听说广告火,不是虚火,是实火,是真的很多人去学,真的供不应求。还有一类发展中的比较成熟的,有一些才了支撑的,他搞自己职业技术学院的,搞大学,比如吉利大学,其实这样的学校跟企业关系更紧密。

    张翼:反倒是我们教育部办的二三类大学是找不到工作的,主要是课程设置,因为外语占了大量时间,每个人要考过四级、六级,政治理论课占很大比重,专业理论课教材也是很陈旧的,他拿的是五六年前的教材,学习的时候也是放羊式的,就业率65%也是盖章的,教育部门报上去的数字,我们可能只把大量的钱投在虚的身上,并没有在大量人身上。

    张鸿:这个区别就在于一个是劳动部门办的,一个是教育部门办的,劳动部门是让你去劳动,教育部门是让你学知识,改变命运的,为什么我毕业之后可以签一个2200块钱的,我有很多可变因素,因为整个社会毕竟给大学毕业生的机遇太多了。

    主持人:我个人感觉其实也不尽然,前面我们一直提到知识改变命运,为什么最后没有一举变成学历改变命运,这是关键所在,知识一定是可以改变命运,比如说一个高级技工他还想要前进的话,要么在实践中学,要么在其他学校再去深造。

    我想举个外国例子,比如说德国,德国制造业在全世界是最拔尖的,他有些岗位甚至达到四代传承,有的到五代传承,这个让我们觉得很有意思。

    张鸿:这个我告诉你,他不需要改变命运,他一个技工,一个白发苍苍的,可能拧螺丝这个环节的,他这一辈子就很快乐,他下一代也愿意干这个。

    主持人:而且他的地位也不比大学毕业生低。

    张鸿:对,所以我不需要改变命运,改变命运本身就是一个错误,为什么我要改变命运,我命运挺好,你需要改变命运说明你命运不好,所以我们有那么多需要改变命运的人,本身是需要反思的,我一个技工全身心投入到技术上来,我把这个茶杯做好,我每天进步一点点,我的价值能够体现在里面,比如我的工资能够提高,我起码能够变成城里人,你看现在各个城市的户籍政策,包括蓝领居住证等等,有多少能让农民工变成城里人,毕业证,大学多少年之后,你的机会大得多,但是农民工,即使记工几级、十级八级也不行。

    张翼:这个确实是我们中国非常特殊的东西,我们中国把劳动力分成两块,一块是主要劳动力市场,一个是政府管的,一个是企业管的,在最就业紧张的时候,农都是通过他的同学、朋友、老乡找工作,大学生怎么办呢?这个比较麻烦,不通过自己家就靠政府。

    现在国家出现官本位的现象没有出现,大学生觉得我只要不去政府部门工作,我好像挺失败的,所以很多人挤破头进行国考,企业工作作为第二选择。所以这是我们这个社会里面树立起来非常不好的一个,通往你的成就部门的一个道路。

    我在韩国去以后,很多人看不上公务员,你们是拍马溜须之辈,不能凭自己能力吃饭。我们有很多工作做官的人,他们请我们吃饭,他们企业的高级技术人员,他说我们不跟公务员吃饭的,他们跟我们不是一个层次的。

    张鸿:一流人才去商界、军界,三流人才才去政府,企业有活力的市场才需要创新能力,政府管理社会哪需要那么多创新能力,不大需要。现在大家都国考,千军万马来这个独木桥上,其实一个是看重什么福利待遇这些,还有一个就是那边更不安全,就是在社会上,比如你创个业,你到一个中小企业去工作,不安全。

    但是你知道中国市场上解决就业的80%靠中小企业,中国企业里面99%是中小企业,GDP60%是中小企业创造的,但是你在那儿没有安全感。

    主持人:如果你社会保障充裕,大家就没有这个问题。

    张翼:所以老是做节目的时候,我看到人民代表说大学生应该转变观念,但是现在最应该转变观念的是政府,就是我们怎么塑造,我们政府职能就是把市场管好,使得大量的,80%的就业人员在这个地方得到保障,引导他们在这里创业、就业,并且使他们得到保障,使他们的保险能够安定的预期自己的未来,这个树立之后,使得大学生不往这个独木桥上走。

    张鸿:要求大学生转变观念,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那么多人挤这个独木桥,这个群体都是理性的,过去嫁军人,嫁企业老板,嫁知识分子,嫁三代贫农,其实大家寻求是什么?都是一个安全感和发展,大家都选择公务员,说明那边分量太重,现在分量太轻,包括现在国家鼓励几个大学生项目,是大学生当村官,是希望你到中西部去的,给你优惠条件是,考研的时候能给你加加分,什么意思,还是用公务员来吸引你,他是诱导着你,引导着你去那儿,最终他们还回来。

    主持人:所以很多人说这是个坏导向。

    张翼:这是给少数人制定的政策,我在调查中发现,你做村官的人,必须学农艺的,学市场管理的,我这些人去有这个市场,现在很多人家里找了很多门当,学历史的,学中文的,这些当村官做村长助理之外没有什么干的。

    张鸿:很多都看重优惠条件,但是优惠条件是你要回来。

    主持人:很多年轻同学就是曲线的。

    张鸿:我要把那个天平做实,不是你在这儿是为了弹回来,我要做实那边才会重,你就给中西部更多政策,或者中小企业减税,创业减税,中国的中小企业平均,我们聊天,一分钟倒闭俩,当然你小企业生存起来本身就困难,但是政府要减少他的困难,因为他解决你大量就业。

    张翼:我们市场跟美国市场正好相反,中国大学生创业1%都不到,就是创业成功的,美国的15%,但是就是美国正常情况下创业概率是很大的,为什么在我们国家不行?一个重要原因,你各方面需要人情,需要关系,不是需要本事,所以政府这个领域,使得我更多免税政策不需要跑,只要你办这个事根本不需要你去跑。

    主持人:实际上你说的中小企业大量解决就业问题,给中小企业不光是说给他们国民待遇,现阶段是超国民待遇。

    张鸿:起码超国企待遇。

    主持人:现在在国企就业里,我们不说国企这样那样不好,事实和现状是,在过去国企就业的年轻人至少昂首挺头,在民企里,总觉得有一天就会倒闭,什么样这个形势变化了,就会变好了。
张鸿:你大概给我一点安全感,让我有感觉感,这个安全感是什么?如果我创业的话,我自己认错方向,我经营不善,我认了,但是别的风险,各种税费,各种管理,潜规则这些都是,包括垄断,大国企这些挤压这些,那是不可抗力,所以政府就要把这些负担,帮中小企业挪走。这个时候中小企业也敢创业了,然后到中小企业,包括到基层,包括到西部,他愿意到那儿去,他就到那儿扎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