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普尔茶舍] 政府决策应紧扣民生 合理设置高消费渠道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08日 20:0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高物价我们还能承受多久

 

-政府决策应紧扣民生 合理设置高消费渠道

 

赵普:说到泡沫,说到货币问题,说到发钞量,我还想请两位给我们介绍一下,比如说老百姓有这样一种传言,说现在市面上看到的新钞票越来越多,然后老百姓是这么判断,说看来央行发钞量在增加,因此货币过剩了,老百姓又这么判断。但是非常有意思,前两天我有一个特别的机会,参观了一下北京印钞厂,我也问到他们这个问题,他们说他们只管印钞票,现在央行有一个要求,现在市面上要保证钞票在七成新左右,实际上也就是说货币的新旧不纯然对等于发钞量是不是过大,因为不够七成新的就要回笼销毁了,实际上是为了人民币币钞的稳定和安全,所以手上拿到的纸币新并不意味着发钞量的增加。两位能不能教给观众普通的方法,哪些现象出现说明发钞量增加。

 

袁钢明:我是看统计数据,我们现在完成观察统计数据,老百姓要学习这个专业数据,每个月央行都会公布M2的增长速度,就是整个货币的发行量,咱们国家现在增长速度大概是希望达到17%,经济增长研究GDP10.3%,整个M2大概是18%19%的样子,比GDP增长多了七八个百分点,这七八个百分点按照过去的看法来说是高了,我只能看到数据,但是我觉得这个速度刚合适。

 

赵普为什么?

 

袁钢明:比如2009年的时候增长速度达到30%几,M2,货币发行量,并不是老百姓眼睛上看的钞票,是包括银行中的各种各样的存款,国家或者是银行发出的贷款中的,存在银行里的钱都算货币,不是纸钞,这个货币量在2009年的时候达到了30%多,这个我们觉得肯定高了,这么多的货币量,经济增长值有10%,一般来说我们观察多的时候,就是你在货币量的增长速度和经济增长速度要大致相等,大致一样,因为什么?你多少东西,新生产出多少东西,要让别人买,买的时候,多少新的东西出来了,就要有多少新增加的货币。所以新增加的东西和新增加的货币基本上是对等的,但也不是那么严格。因为货币有时候不是为了买东西,有时候还要再流通一下,还要再放在口袋里,放在箱子里,放在银行里不用的货币,沉淀在那的货币,所以货币量的增长速度比经济增长速度稍微高一点,高多少?就是个习惯,我觉得比如高七八个百分点就可以,就是合适的。老百姓怎么判断?没法判断。老百姓唯一判断的就是你看某些东西,大家都很有钱,都去买,一下过去贫困的时候,大家想买东西,谁都买不起,口袋都没钱,银行里也没存款,大家工资也很低,口袋里没钱,东西很好,摆在货架上,买不起,就是东西太多了,钱太少了。

 

现在如果完全没有经济学知识的话,我觉得你到一般的超市或者商场上,你看是不是人头窜动,是不是人挤人,大家的钱很多,抢着买东西,如果市场很热,说明整体上钱很多,国家发出来的钱或者大家口袋里的钱很多,需求很旺盛,这是感觉上。但是不能从钞票新旧来看,有时候钱不增加,但仅仅只是新票换旧票,货币量没有增加,所以新票和旧票,的确刚才你参观的很对,有时候只是为了钞票更好用,并不是量多少。

 

而且我发现一个现象,北京的新票多,但是到外地去,旧票非常多。所以只是为了保证北京好看一点,不表明票多。你说新票再多,我口袋里的钱没多,我的工资没发多少,没意思。

 

说到这个问题,我现在这个身份,我们这个工作要比普通老百姓收入高一点,所以我不能用我自己的工资收入判断多少,我经常要问一些低收入的人,他的工作,或者他的社会生活水平在低层的,我们要以最低层次的人来观察,因为高收入和职业层次比较高的人收入比较高,不能用高收入人的眼光看待。我经常问在我们家楼里开电梯的农民工,他们觉得现在菜价上涨是不是超过他们的工资,因为他们工资也在不断上升,我们单位和清华大学民工里面也是调工资的,当他们感觉现在物价上涨这么一点,和我的工资相比没关系,我不害怕,我心里就感到舒畅一点了。但是反过来,他说怎么物价又涨了,菜价又涨了,可是我的工资没涨,我觉得他们的判断和感觉是最重要的。

 

赵普:我们国家的收入结构,目前有人认为还是金字塔型的,顶端最富的人员相对少,最基础的,相对弱势的,相对贫困的还是最大的基数。这部分人如果他的生活水平和物价,他的联系非常紧密的,也很敏感。

 

袁钢明:我接着你这个话说,实际上大家老百姓自己的感觉,尤其是低收入老百姓的感觉,就是一个准确的依据,而且不要说你自己的感觉了,就是连国家统计局,它也要经常发问卷,它也要非常高度地关注最大多数的普通收入人的感觉,如果他们的感觉是我的收入增长不如物价上涨,国家就要注意了,数字准不准就无所谓了,关键是我们的感觉。所以通货膨胀最害怕的是人们的感觉,感觉是最重要的,所以那些东西无所谓。普通老百姓,如果你自己觉得你处在最大多数人群中,你觉得现在物价上涨已经超过我的工资的时候,你的感觉就是非常合理的,它一定会成为国家决策或者国家判断的一个标准了,它是一个事实了。

 

赵普:还有一种物价也很有意思,我在这也看到很多留言,这个物价说的是什么?比如现在我们国家已经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的奢侈品购买国,排第一的是日本。按照目前我国奢侈品购买人群的购买力和发展趋势,他们说差不多到2015年,我们就会排在世界第一位。这个人群虽然不是很大,但是购买力的确很强大。现在很多代表和委员也提出来,说与其让这部分人群到国外购买高档商品,还不如国内把这些商品价格降下来,把这部分税收和利润留在国内,像这样特殊人群,或者这样一个门类的物价,对整体物价会构成影响吗?

 

祝宝良:那这个看刚才老师讲到的,统计和老百姓的感受不一样,因为统计毕竟就是那么几个代表品种,奢侈品可能还不一定在里面。另外,老百姓经常买的菜里面,就囤大白菜,也不囤积茄子,也不囤积黄瓜,黄瓜、茄子涨的太快,老百姓这个时候感受是好的。奢侈品也是这样,买的这部分是有钱人,他确实对物价不太敏感,你去问他,他觉得物价可能价格涨是正常的,老百姓看那个东西是天价的。这里面确实要看这个消费品在我们整个消费里面到底占了多大的比重,我们把这个东西放在里面去,可能会感受到。

 

同时我们说我们的物价,已经说物价是关注民生的问题,实际上就是刚才讲的,最低端的老百姓他关注这块商品,我们供应的关注那块,那块涨就涨上去了,我赞成有些有些委员讲的,如果按照这个制度,高收入的人是合法的,不能说他这个收入是合法的,他也有一个比较消费的渠道,我觉得应该让这些人确实是在国内消费,把这个东西留在国内,把就业留在国内,把利润留在国内,很好的事情。

 

袁钢明:这个提案也很有意思,王健林提的提案,这个领域是现在咱们国家不得不注重的领域。咱们国家最早的时候,奢侈品是很少人消费的,对它征高税是有利于收入分配的,现在不得不注意了,而且现在我们说的一些奢侈品不一定是奢侈品,像女孩子用的化妆品,只不过过去定义奢侈品,征很高的税,只不过价格增高了。还有一些,比如过高的,宝马等某些车,世界上别的国家都很少用的几百万的一辆车,那是奢侈品,没什么意思,那些奢侈品只有极高收入的人才能使用。这些东西怎么对它来使用,的确有一个问题,咱们国家开始要注意这些。当然你有高收入的时候,你愿意享受高档或者高价东西的时候,不一定要征很高的税,迫使人家无法消费,迫使人家到国外买,把这个钱流到国外去,使我们自己国内还受到损失。

 

所以我觉得现在这是一个新的现象,当咱们国家越来越多合法收入的群体越来越高,而且奢侈品,或者换句话说,高档品,或者高价品,成为咱们经济拉动和经济增长重要组成部分的时候,也得考虑它的合理消费,也要越来越注意它和普通商品一样,要越来越合理。咱们国家已经进展到一个,或者是一个收入逐渐上升,高收入人的群体越来越多这样一个新的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