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普尔茶舍] 经济增长驶入新阶段 “国富”先“民富”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08日 20:0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高物价还能承受多久

 

-经济增长驶入新阶段 “国富”先“民富”

 

赵普:说到物价问题,无论是横向还是纵向的,可能涉及到的点都特别多,今天也不可能所有点都涉及到,比如税收问题,今年两会上关于个税起征点的讨论也特别多,有人干脆直接呼吁,说我赞成把个税起征点一下提到五千,就简单了,大家都有这样一种意向,“十二五”我们有理由相信,应该把它这五年看作是从国富到民富的过渡性的阶段,就是你用税收的手段来使国民的财富逐步增加起来,这个观点您二位怎么看?

 

袁钢明:的确是这样,现在已经进入到这个阶段了,咱们国家以前把民富和国富作为矛盾,只有你自己压缩消费,压低收入,才能使得国家更加富强,只有国家富强了,老百姓才能富起来,那是过去的观点,他把他对立起来了,他认为只有民穷才能国富,其实这是一种错误的观点,和咱们国家现在进展到一个新的阶段,进展到现在的阶段,很多情况是国富但还是民穷,看起来很多企业、很多政府都很富,但老百姓的收入很贫困,这是一个反差、一个矛盾,咱们要改变国富民穷的状态,必须国富民也要富,现在变成这样的状态了,也不是说民富国穷,也不是这样的,国家很富的时候,特别是财政很富,政府很富的时候,老百姓的收入也应该提高,提高到和国家政府一样富的程度,这时候咱们就应该进入到国富民也富,或者民富国富这样一个阶段,这是非常非常正确的,而且也到了这个阶段,如果再不到这个阶段,大家老百姓拼命干活,节衣缩食,自己吃糠腌菜,结果为国家贡献了财富,这样是不合理的。所以我们应该享受到我们劳动的成果,所以现在应该朝着我们辛勤的劳动,也应该有很高的收入,我们要达到国民人均GDP,就是人均产值很高,我们人均的人均收入也很高。

 

赵普:因为说到经济拉动,我们常常会提到内需性拉动,但是我们现在还远远达不到内需性拉动,有专家认为印度是内需性拉动,我们还远远谈不上。但有没有这样一种观点?一旦我们的收入提高了,我们的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内需性拉动的这样一个国家,是不是物价水平更难控制?

 

袁钢明:你说的很对,你说的非常对,咱们国家现在存在的一种观点,它就害怕,如果把老百姓的收入都提高以后,大家都有钱买东西,物价拉上来了,老百姓虽然有钱买,但是物价也拉起来了,整个通货膨胀起来了,这是很多人不主张收入提高,或者希望物价始终保持低物价,而且低物价的好处,他认为低物价的好处等于是低成本,可以低成本出口,咱们的物价很低,对国外出口很便宜,咱们就能有很强的出口竞争力。所以他认为,如果国内老百姓收入高了,物价高了,就不利于出口了,看起来你的收入高了,但是整个物价高了,所以抵消了,所以这是很多人主张不提高收入的一个观点。当然,我坚决反对这种观点,这纯粹是过去的观点,你宁可国内是低收入、低物价,然后高出口,这就是我们说的民穷国富,你宁可这样,宁可老百姓吃亏,老百姓收入上不去,你认为低物价也是非常好的,我认为这是非常错误的。

 

赵普:现在有一种观点,说出口拉动现在基本上已经走到末路了,在学界有没有形成一种共识,认为出口拉动对整个中国经济未来的走向……

 

袁钢明:没有,咱们国家还有很多相反的,为什么很多事情调整不过来,他认为很多状态是合理的。尽管我们现在说出口太多了以后不太好,会造成国际贸易摩擦,或者造成我们国家自己的利益流失等等不合理的东西。但为什么老是出口这么多?就是政策不调整,他不想调,他认为出口这么多就是合理的,就是好,因为国内没有那么多钱买,你把这些出口卖给国外,你还能挣来外汇,现在咱们出口的很多优惠政策还在保留着。

 

赵普:这种观念目前特别是在政府内部还是相当主流的。

 

袁钢明:非常主流。

 

赵普:因为来的很现实。

 

祝宝良:这个问题扯长了,实际上是国家发展战略的问题。刚才好多问题已经讲了,现在确实到了中国开始要民富,通过民富然后推动国富的阶段,主要的原因,过去中国穷,供给不足,最大问题是投资,投资完了生产。现在不一样了,从90年代开始,现在不是供给不足了,是供给过剩,需求不足了,需求不足主要原因是老百姓的收入偏低了。那个时候为什么改不了呢?有一个原因,中国的劳动力还是过剩,你想给老百姓增加工资也不容易,为什么?后面排一大队农民工,你不干,有人干。另外,出口的商品是哪个农民工都能干的商品,并不是我离了你不行。到了发展到现在这个阶段,大家一看,农民工开始短缺了,你现在说找来一个农民工就能干的这种活,有的你就干不了了,再干这个活,企业也该破产了。这个时候大家就看到,工资开始也到了发展阶段。

 

另外,确实前十几年,中国的贸易顺差太大了,所以到了这个时候,几个原因结合到一块,使得你到了一定的发展阶段。

 

袁钢明:他说的很对,工资提高,很多老板是非常反对的,非常不满的,其实有些老板不满,甚至有些政府也不满,因为工资提高了以后,政府也觉得,如果企业劳动成本提高了,利润减少了,政府上交的税收也减少了,他也不希望工资提高,他认为工资提高对他来说不是好事,是坏事儿。低工资是好事,出口的东西多,回来的外汇也多,他不管老百姓,这种观点在中国很有影响力,很有市场。所以总的来说,提高工资对他是负面影响。

 

赵普:所以今年全国工会的副主席张云奇在提到未来工会敢说话,或者未来具体问题上,工资协商制度上敢说话,有很多人抱悲观态度,因为实际上真正的劳资关系敢说不行,还得会说话,有人在后面撑腰才能产生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