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葛剑雄谈高校腐败:公开是最好的防“腐”剂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04日 10:1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新闻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3月3日,全国政协十一届四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幕。全国政协委员们走向人民大会堂。本报记者 杨姣摄

  葛剑雄目睹了一些大学从清水衙门变成腐败案发之地。身为全国政协委员、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他在3月3日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及搜狐网联合访谈时总结说:钱少的时候,想腐败也难以腐败起来;然而钱多了,制度却没有跟上来,这导致大学经济腐败的问题屡屡曝光。

  关于清水衙门的记忆是这样的:葛剑雄曾在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当过11年所长,据他回忆称,第一年当所长时,归他支配的只有8000元钱。每年,他给每个教授分300元,每个副教授及以下的职员分250元,手里就只剩下五六百元了。

  而现在却不一样了,他说,复旦大学图书馆每年的日常经费都在100万元以上。“民众都把高校看成一个不应该腐败的地方,”葛剑雄说,“但痛苦的事实是,高校早已不是象牙塔或世外桃源。”

  2月17日,武汉大学原常务副校长陈昭方和原常务副书记龙小乐腐败案,由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两人分别以受贿罪被判有期徒刑12年和10年。而类似的校级领导因经济问题落马案件,近年在全国多所高校都出现过。2008年,南京工业大学副研究员孙义做过一项高校基建腐败调查,收集的样本达100份,其中,涉及校级及学校部门“一把手”的案例有75个。

  葛剑雄尝试为这些腐败找到病因。他发现,相关制度很不完备,比如,在图书馆,500元钱以下的书可能就不会入账,发票也不到图书馆登记,“这些不规范运作极易诱发犯罪,甚至逼你犯罪”。

  葛剑雄说,他当馆长的时候,有人告诉他,复旦大学图书馆每年花几千万元买书,会有几百万元的回扣,这个回扣不给馆长,而是交到学校,然后再由学校给图书馆发奖金。“我说这不行,这样的话,我没几天就要犯罪了,非取消不可。买书该多少钱,按折扣完的实际价格算,不要价格虚高后再给回扣。同时,学校要保证图书馆正常的薪酬。”

  葛剑雄说,在他的坚持下,复旦大学图书馆改变了这一“潜规则”,“这么一来,我解脱了”。

  他说,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高校里的学院搞创收,设立小金库,这是腐败高发处。另一个例子是“红包”现象。在陈昭方案中,这种校内部门的“另类进贡”,金额累积起来颇为可观,“正常的制度不能解决的问题,通过潜规则就打开了腐败之门” 。

  与葛剑雄一同接受访谈的全国人大代表周洪宇评价认为:“权力过大,制约过小,高校内部的财务管理像个自成一体的小社会。”

  这名华中师范大学的教授认为,高校相应的管理监督制度并不少,但往往流于形式。因此,好的制度必须有可操作的程序作保障,否则,再好的制度也难落到实处。

  他举例说,有规定要求两个一把手要绝对回避基建项目,“但他们该怎么回避呢,出了事还是他们负责。怎么做到既负责,又不直接插手项目,还要了解项目的运行过程?这就是程序可操作性的问题”。

  周洪宇认为,高校要预防腐败,就得做到公开、透明、决策民主,让师生员工能真正起到监督作用,这远比简单的上级检查或同级监督更有效。他注意到,阳光高考这一举措推行后,高校招生领域的黑幕操作比以前难多了,因为阳光就是最好的防腐剂。

  葛剑雄就是“公开”的实践者。2010年,他把复旦大学图书馆的开支统统公布在网络上,甚至连招待费都公布出来。“去年一年招待费大概花了6万多元钱,包括单位进餐等都在里面,”葛剑雄说,“很多人劝我不要公布,我说没什么不能公开的,我一公开,其他单位压力就大了。”

  “其实大家都应该公开,你该接待就接待,该花钱就花钱。正常的开销不能公开,就会有更加惊人的情况,”葛剑雄说,“有什么怕公开的呢?”(记者 叶铁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