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普尔茶舍]为什么高考改革越改非议越多?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03日 15:5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2011两会:普尔茶舍

    主持人:沏一壶清茶,邀两三朋友,说会内会外,聊国是家事。这里是中国网络电视台带给大家的《普尔茶舍》,欢迎大家点击。

    今天我们聊的话题,很多同学和家长都很关注,关于高考改革。先介绍演播室请到的两位专家,一位是北京大学陈跃红教授,同时他还是本科教育改革战略小组召集人、自主招生专家,欢迎您陈教授。一位算是我的同行,我们都比较熟悉的媒体评论人孙虹钢先生,两位好。

    今天将近一个小时的节目,容量有限,所以只能短、平、快,又因为没有其他背景描述,所以有些问题需要两位提前跟我们说个明白,比如大家都知道高考要改革,可是为什么高考改革在这两年提得特别多,是不是跟广大学生,和家长的期待有关,是不是和整个社会转型的发展有关,您能不能简明扼要的给我们说一下高考改革的背景?

    陈跃红(北大中文系教授、本科教育改革战略小组召集人、自主招生专家):我想这个问题非常重要,这个问题经过30年改革开放和30年高考改革,实现了从量变到质变的转变,人们对人才的要求越来越高,原有的高考模式虽然取得巨大的成绩,但是它已经越来越不适应目前这种社会发展的需求。所以改革我认为之所以变成大家关心的热点,是势在必行,不改不行。

    主持人:高考诸多重要性当中,其中有一条被大家提的比较多的是高考导向性,它和上下游的关系,孙先生能不能给我们描述一下。

    孙虹钢(媒体评论员):咱老说高考,老讲一考定终身。实际上我们看这30年,高考改革一直也在改,一考定终身没改。但具体一如说文理科考哪些科目,题怎么出,分怎么配,一直在改,为什么大家伙关注高考,因为高考是鲤鱼越过龙门,能不能成为白领。
主持人:某种意义上,九年义务教育都是为越龙门做准备。

    孙虹钢(媒体评论员):高中纯粹是为高考做准备,能考过高考,跳过龙门,可能就成为赵普,越不过就继续务工,或者到城里当农民工,当然农民工没有什么不好。所以很多家长就把能不能考过高考视为咱家孩子成长最关键的门槛,门槛这个东西其实挺害人的,进了门就是门,过不去那个门就是坎儿。因为这么个原因,现在好象这个社会一直以来对于多数人来说,找不到好象第二个更好的让这个人同样也很成才,也很能够被人家承认的途径,所以高考就成为貌似是唯一的一个渠道,因此受到的重视特别高。

    主持人:没错,刚才您在提到高考对人一生发展重要性的时候,顺便提到了我。我恰恰不是这样一个出身的人,因为我中学毕业就当兵了,没有参加应届的高考,而且读大学的时间比较晚,当然这个是个案。但是倒也彰显出了,其实要想走向成熟和自己的职业成功,其实道路还很多。

    孙虹钢(媒体评论员):不见得只有一条。

    主持人:对。

    孙虹钢(媒体评论员):多数人认为,他觉得好象就一条路。

    主持人:但也是现实,绝大多数的确这样看待高考。高考要改,无非是让更多的人能够获得成才的机会,或者说能够通过高考实现自己人生的下一个目标。为什么高考改革推进如此之难,而且越改革,仿佛我们听到的非议还越来越多?

    陈跃红(北大中文系教授、本科教育改革战略小组召集人、自主招生专家):这个是一个。因为高考这个现象它不是中国现象,甚至很难说是亚洲现象。因为我以前在韩国,在日本,在新加坡,在别的国家教书,那个地方的高考也是一样的,在韩国,在台湾,它这些地方已经达到百分之百,百分之九十的大学入学率,甚至在台湾出现考零分也能近取,因为大学的人额超过了高中生。但是高考还是很隆重,比如到台湾高考季节的时候,庙宇里的香火旺盛,超过任何人的想象。

    主持人:这是亚洲文化。

    陈跃红(北大中文系教授、本科教育改革战略小组召集人、自主招生专家):对,亚洲文化。但高考毕竟是各种各样发展途径、提升途径当中一个重要的领域。在中国的话,可能牵涉到每年一千万人参加高考,但是牵涉到的家庭和社会关系是上亿的,是个大事,不得不慎重。

    主持人:昨天我们在聊到幼儿教育的时候提到一个词,幼儿教育有个非常重要的特点就是普惠,但是大学教育,现在根据中国的国情,要想做到普惠其实还不现实。

    陈跃红(北大中文系教授、本科教育改革战略小组召集人、自主招生专家):我们已经发展到现在将近30%的入学率,就是从精英教育往大众教育方面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已经跨进这个门槛。但是毕竟每年上千万的毕业生当中,只有大约是五六百万能进去,应届毕业生,我是指高中的,还不是说高三分流的,高三分流的很多去技校的。这块还是很重要的一块、很巨大的一块。

    主持人:陈老师今天两个身份都很敏感,一个是北大教学,因为北大、清华是首先进行自主招生试验的院校。同时它还是高招改革的设计者之一,目前实施的政策当中有哪些具体条目出自您的构想,但是我想您在整个进程当中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已经不是旁观者,而是参与进程的重要推动者。那么北大和清华率先起来做这件事情,是学校本身历史发展的一个结果,还是顺应了整个高等教育改革的一个结果?

    陈跃红(北大中文系教授、本科教育改革战略小组召集人、自主招生专家):一方面是顺应高等教育改革的需求。另外一方面,学校我们现在的特点就是大学,如果说高中是万校一面,大学也是千校一面,这个现象很突出,就是教学的模式化越来越突出,这是一个方面。

    另外,高校招生扩招以后,大学的质量还是受到影响。这个质量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说这么多学校,但是一个是在培养人才方面,个性化的培养人才方面越来越存在一些突出的问题,这是一个。但是要有个性化的人才,要有适合各个高校需要的人才,那就得门槛学生进去就需要。而这个进去的学生现在的模式就是高考这种模式录取的学生,符合高校自身,比如像北大、清华需要的这种仅仅靠分数送进来的,我们已经发现了相当多的问题。有一些学生不适合在我们这里读书,虽然他分数很高,有些学生尽管分数差一点,但是他的发展个性,他的素质特点适合这个学校。

    在这个基础上,一方面当然有国家教育行政系统需要发展这方面,提出了这个要求。但更重要的是高校发展的未来的一个内在的需求,这点非常重要。

    主持人:其实它不仅仅是用一个,比如说我们非常熟悉的词像高分低能简单概括,高分未必适配,每个学生的发展,到了高中以后,心智相对成熟以后,他其实已经有了很多不同的发展取向。但由于这样一个瓶颈式的约束,到最后挤压出来的就是一模一样的丸子。

    陈跃红(北大中文系教授、本科教育改革战略小组召集人、自主招生专家):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