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文明的远歌

发布时间:2011年02月27日 07:3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钱江晚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安波舜

  能够欣赏和出版熊召政《文明的远歌》,是我人生的第二次幸运。

  第一次的幸运发生在1995年,那年我编辑出版了余秋雨的《文明的碎片》。1995年的春天,整个中国还处在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后的大改革大开放、全民经商、一切向钱看的懵懂高烧中,全社会都在盘算着现实利益,做着发财的梦想。没有人想到在历史中淘金,更没有人想到能够在诗意的陶醉中发财。   

  但幸运的是,我近乎悲壮的追求意外地实现了:精装本的《文明的碎片》出版后畅销几十万,一举击垮了当年风靡全国的港台武侠和言情小说。那在当年是一个惊人的意味深长的数字。以后,余秋雨出版了很多的书,也遭到了很多的批判,我也成了维护余秋雨的极少数坚定的批评家。我始终很疑惑,余秋雨将文化和文明传播普及到普罗大众,尤其是将文明的阳光照射到那些黑暗的社会角落,是多么功德无量的伟业,是作家和牧师应该毕生追求的崇高的使命,为什么中国的文人要反对和嫉恨呢?开始我以为是嫉妒和不满。因为文人一向有自己的清高和小圈子。后来,前赴后继的口水一浪高过一浪,就不仅仅是嫉妒和不满了。

  直到2010年,我看了熊召政先生的散文,看到了两个同样伟大的作家,面对同一个历史遗迹和文物,发出不同的声音和回响,我忽然找到了余秋雨被口水被批判的原因。原来,对待历史,对待未知,一直有两种视角和纬度。一种是秋雨式的,就是站在当代的立场和主观视角,用今天世俗世界的情感和体温,去遥想和触摸过去的世界,用想象去填充历史的细节和空白,去表达一种人文关怀和诗性的温暖。

  熊氏散文中的境界虽说没有世俗的、小布尔乔亚的委婉和抒情,但其拙朴和高远,其儒家的忧患和快乐观,深深地埋藏在我们的血脉当中,是我们的遗传基因。因此,有传承基础和价值。有人开玩笑说,读余秋雨的散文可以谈恋爱,熊召政的散文可以考大学,也可以考公务员。但据高考官员们说,熊氏散文之所以受教育界的青睐和欣赏,让孩子们朗读和背诵,主要是符合当前教育界的三个评价标准一个宏观印象:知识性、典范性和价值健康,总体上“文”“字”美。听到这样的评价,便想到熊召政的样子:敦实、厚重,长国字脸。一部书基本上写十年。比如《张居正》,比如已经勘察研究了八年还在创作中的《大金王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