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刘心武续写“红楼”等于给维纳斯安个胳膊?

发布时间:2011年02月23日 22:3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新闻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一则“刘心武续写‘红楼梦’即将出版”的消息日前在网上传开,并且得到出版方的证实。一时间,各持己见的文学专家、普通读者展开了热烈讨论。

  在这场讨论中,参与的人群大致可分两派,一派质疑刘心武续写的权威性,不乐意名著被“玷污”;另一派则支持续写,期待尽早看到有别于以往的“红楼后二十八回”。口水四起,是是非非,一时难有定论。这是经典的不朽魅力,也是经典无法回避的尴尬。

  质疑派:续出不会是“红雷梦”吧?

  “凭什么续写?”“经典岂能戏谑?”“续写《红楼梦》,等于是给维纳斯安个胳膊。”“狗尾续貂,不如留存遐想。”“现代人的续作无法超越古人。”“续出的不会是‘青楼梦’、是红‘雷’梦吧!”……刘心武续写话题一出,质疑声四起。

  在“质疑派”中,有不少忠实的“红迷”,他们大多认为,今人无法探知古人的真实想法,也无法到达古人的语境,倒不如维持“红楼”的残缺美,因此不赞成续写。

  部分文学研究者也加入了“质疑派”,复旦大学中文系副教授严锋言辞犀利。他在微博中称:“若是以贫弱的笔力、陈腐的观念、主观的考证,要再造一个‘真实’‘正确’的红楼梦,那是会混淆是非,误导读者的。”

  还有一些自称“红迷”的业余研究者在网上公开撰文批评刘心武续写。他们认为,刘心武之前有关秦可卿身份的研究已经走入误区,续写版本若大量发行,有以讹传讹之嫌。

  支持派:不管多“狗血”,续写有何不可?

  “很好奇,很期待!”“不管有多‘狗血’(荒诞),我还是想看看……”在支持派中,不乏刘心武的固定读者群,也有相当一部分网友对他勇于“挑战权威”的举动,表示钦佩。

  网友“直言相见”认为,刘心武写得怎么样且不说,敢想敢干就是勇气非凡。

  一些网友分析,长期以来,红学家已经霸占了《红楼梦》的话语权,应当允许刘心武说出自己的想法。

  网友“波斯蜗牛”说:“《红楼梦》又不是你们家的,怎么就不能续?续得好或坏,《红楼梦》本身不会有任何损害。”

  部分人士还主张“红学”研究应该百家争鸣、百花齐放,久居“庙堂”之上的文学研究,也应该有“大众化”的通俗解读,让“红学”热起来。

  网友“南国玫瑰”认为,刘心武的观点确实有争议性,但“红学”本来就应该是大众的,因为它是大家共同的文化遗产。

  学者: “红学”可以通俗化,但不能“被娱乐”

  无论力挺还是质疑,刘心武的续写本身已引发众人对于目前“红学”研究状况与环境的反思。有学者表示,当下的“红学”,可以逐步通俗化,但不能“被娱乐”。

  “创作是个人自由,无可厚非,续写其实是今人走近古代文学经典的一种尝试。”涉猎“红学”的上海古籍出版社总编辑赵昌平分析,时下已是一个大众文学的“卡拉OK时代”,不能阻止人们根据自己的理解去续写名著。

  赵昌平点评说,刘心武走的是“红学”中的“索隐派”路子,在“探佚”方面甚至比以往一些“索隐派”更厉害、更“走火入魔”,似乎下了很大工夫。但他也指出,“红楼”的确博大精深,其中又有太多的不解之谜,续写有一定的科学性和规范性,不能天马行空。

  “续写可以,但‘索隐’过了头,就成了‘娱乐红学’,变成迎合大众的文化猎奇、窥隐心态了。”曾编著《红学通史》的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陈维昭主张,把“红学研究”和“小说创作”分开,不要误导大众。他还说,刘心武在以往的研究成果中,有的表述不符合学术规范,这必须纠正。

  针对一些网民为刘心武叫好,批评红学界过于封闭,陈维昭指出,红学界理应维护《红楼梦》研究的学术规范,但也不应包揽大众对《红楼梦》的话语权。

  值得参考的还有著名作家王蒙的观点。前不久推出新作《王蒙的红楼梦》时,他曾点评,刘心武做的是“趣味性研究”,不是历史考证,可以“你研究你的,我研究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