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传承千年的割云之术

发布时间:2011年02月23日 20:2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南方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端州石工巧如神,踏天磨刀割紫云。”当我们走进白石村,写在村落一段墙壁上的这句诗句就在眼前,而李贺的两句诗恰恰道出端州采割砚石之精妙。

  10年前,一位日本人将父亲的骨灰洒在了西江羚羊峡斧柯山老坑之侧,这位异国书道商人在此长眠,愿与端砚之乡相伴相随。10年后的今天,肇庆端砚文化村已经成型,它不仅成为全国文人墨客寻宝之所,如今日益为广大游人所认知,这里不仅仅有价值连城的端砚藏品,亦有由端砚衍生而成的其他工艺。而这里除了有摆在跟前看得见摸得着的砚石外,还有世世代代沿袭下来的文化传统,深藏其中的是浓浓的情谊和质朴的执著。

  ■现场写真

  全村都是巧石匠

  正月初七,离正式开工还有一天,这个端砚文化村里已经有零星的几户开始作业了。在一户人家的门口,一对夫妇人手一块已经成型的砚盘,跟前是一盆水和一块打磨用的石头,他们将砚盘放在打磨石上,上下来回磨,而旁边还有垒着高高的一摞“我们提前开工了。”

  “等到家家户户都开工了,你就会看到一个壮观的景象。”与笔者同行的肇庆市旅游局办公室主任易奇志这样描述道,几乎每家每户外面都有人坐在那,敲敲打打,洗洗磨磨,抑或是小心雕琢,仔细刻画砚石上的每一寸,在这里,我们能看到一块原始的砚石被打造成为完美艺术品的全过程,能看到村民们对端砚的全部热情,还能从端砚中品读深藏其中的韵味与情感。

  我们走入村内,几乎所有庭院外都多多少少叠放着砚石,大的可以围坐七八人,它们像似守护者一般,压阵在外。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们也意味着一种身份的证明与象征,随着不少坑被禁挖或限制挖掘,在村民的眼中,原始的砚石已经变得越来越珍贵。

  伍丁守护着的简单信念

  每年的4月初八,是我国石艺业鼻祖伍丁的诞辰。这一天,对白石村的村民来说,意义非凡。锣鼓喧天,醒狮起舞,将伍丁的牌位放在抬架上巡游一周,接着全村的石匠艺人们都来祭拜。这般隆重的拜师礼村里几乎每年举行一次,而正是这个庄重的仪式,让世世代代对制砚事业的坚持得到了最直观的体现和延续。

  在这个有近300户,1100多人的白石村内,90%以上的村民都从事制砚,世代相传,至今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

  一路深入白石村,一位正在用机器雕刻砚石的年轻石匠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在他跟前,摆着四五支用于雕刻的笔,他先是用机器笔在砚石上刻出大体的模样,接着再用细小的手工刀小心翼翼地刻画着,直到一朵栩栩如生的荷花跃然石上。

  “这几天接了比较多的活,要赶工。”他操着外地口音,一边认真地继续手中的工作,一边回答我们的问题。他来自广西,五年前跟肇庆的端砚雕刻师傅学了艺,学至今,他已经可以接一些比较复杂的雕刻作业,碰到好的砚石他需要花上几个月精心雕琢,而一般的则花个十几天就能完成一个作品。而今的他依旧跟着师傅边学边做,练就精湛的手艺是他目前的愿望。

  端砚文化产业正在成型

  如今的白石村,不仅仅是历史意义上的古村落,打从被封为“端砚文化村”开始,它已经成为成就整个端砚产业的基地。在这里,几乎家家户户是一个独立的作坊,分工具体明确。有负责挖采原石的,有负责采购的,有专攻雕刻的,亦有主攻经营的,打磨也是一门技术,就连外包装盒都有专门的人经营,选用怎样的木料做怎样的端砚盒,可谓术业有专攻。

  当我们走进几家商铺后发现,各家特色不一。在一家面积不大的门面里,一位中年妇女正在为一个个精致的蜜饯罐打磨,它们个头不大,下半身有竹篮般的镂空花纹。她告诉我们,这些都是由砚石做成,起初只做了几件摆在店中,没想到受到不少客户的青睐,“他们用来做蜜饯罐,或是放围棋、化妆品,觉着它造型小巧精致而且实用。”在正式开工的前一天下午,她便开始了打磨工作。“一个磨起来大概要一个小时,挺花功夫的。”

  除了以礼品、装饰品为主的砚石商铺,还有一些人家将大块的砚石做成茶桌、茶盘,颜色和雕花相得益彰,亦颇有市场。负责销售的黄老板告诉我们,端砚有不小的升值空间,其收藏价值亦为不少人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