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法制也可以宽容

发布时间:2011年02月23日 18:4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经济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因“抢帽子”等行为被判以流氓罪的中国最后一个“流氓犯”牛玉强保外就医逾期近12年未归重新收押后,其律师向关押牛玉强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八师监狱管理局发函,建议将逾期时间计入刑期,近日,监狱管理局回函表示坚持顺延刑期至2020年。(2月22日《新京报》)

  作为最后一个流氓罪犯人,牛玉强背负了特定时期的烙印。从定罪量刑应符合的罪责刑相适应上,给予牛玉强的判决显然是过重的。“九七刑法”对流氓罪的取消说明了这一点。为维护法律的权威性,遵循对已决犯的既有定罪,对牛玉强的收监于法有据。在监狱管理方存在过失的情况下仍不将逾期时间计入刑期或许也有其合理性。但作为新旧法交替间的罕有特例,牛玉强的获罪与行刑似乎仍存在着正义瑕疵。

  法律界存在一种声音,希望通过特赦或启动再审程序的方式实现牛玉强个人的公正。事实上,也曾有律师以上书人大常委会的方式建议特赦牛玉强及类似案件的其他罪犯。然而,新中国成立以来,依据“1954年宪法”特赦制度实行的特赦一共有七次,除了第一次特赦的对象包括普通刑事罪犯,之后的六次均针对战争犯罪。自1975年最后一次特赦,虽时有讨论,特赦制度再未开启。

  特赦制度有很长的历史,在封建时期君王通过赦免的方式显示最高统治力,进入现代社会,特赦制度没有消失,反以宪法特别程序的形式出现,适时地从政治或人道主义的角度被适用,有效弥补法律的不足,起到缓和刑法严苛的作用。许多国家总统的上任或卸任都会适度地实行特赦,某种程度上,特赦是仁政的一种体现。

  我国在特赦上的相对保守基于对法律权威稳固确保的考虑,可以说也是与转型期的国情基本适应的。但保释等制度确实也是对严刑峻法的有效补充,只是保释并不能完全取代特赦特有的功能。

  以牛玉强的个案来看,在维护现有法律体系的前提下考虑特赦的可能性,或许有益民众对制度的心悦诚服。

  (责任编辑:张秀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