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山东嘉祥八成麦田未浇灌 农户担忧抗旱成本高

发布时间:2011年02月23日 18:0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经济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2月13日,山东济宁市嘉祥县,一场零星的雨雪如期而至。

  此前的天气预报说,当天会有阵雪,但细碎的雪粒娇柔得只够浸湿地面。数天前,这里也落下了一层薄薄的雪花,旋即被温热了百余日的地面“消化”。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嘉祥县卧龙山镇十里铺村,沿着田垄一直向前,偶会遇到逡巡于地间的农民,扯着塑料管道,准备引水灌溉。村民赵波东用铁锹向地里挖去,半米深处不见墒情,干硬的土块上,是枯死的麦苗。

  空中断断续续地飘着雪,赵波东却没有“久旱遇甘霖”的喜悦,“现在到了最要紧的时候,不浇不行,可井里面基本上没水了。”

  作为我国第二大小麦主产区,山东遭遇干旱对于粮食产量情势不妙。济宁地区则是山东优质小麦主要产地之一,特旱在此盘踞时间已长达3个月。

  济宁市153天无有效降水

  13日当天,卧龙山镇正逢赶集。而旷日持久的干旱,让原本闹腾的集市静了许多。当地村民称,尽管刚过正月初十,但大量村民已外出务工,留下来的则忙着抗旱。

  十里铺村村民张承印尽管身患重症肌无力,还是和家人一起忙着浇地,年前种下的3亩多麦子,如今濒临枯死。

  两百多米开外有口机井,这是两年前村里集体筹款所建,张承印用粗壮的白色塑料管道将水抽引过来,这是他今年头一次浇地。

  张承印说,由于灌溉条件不足,目前十里铺村大部分村民尚未浇地。

  嘉祥县农业局农技站站长高先勇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由于此次降雪范围和降雪量都较小,难以缓解当前严峻的旱情。

  高先勇介绍,整个嘉祥县冬麦种植面积为78.2万亩,截至12日各乡镇上报的数据显示,已经浇灌的麦田为14.9万亩,还有63.3万亩亟待浇灌,占比超过80%。

  据了解,自去年9月10日以来,济宁市已153天无有效降水,是自1951年有水文资料记载以来同时段降水最少的年份。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全市麦田受旱面积300.3万亩,占麦田面积的54%,有6.5万人出现饮水困难。

  机井严重“供不应求”高先勇说,春节前有些地已经浇了水,按照技术条件,目前气温不稳定,还不是浇地的最佳时机,但对于那些快要枯死的麦苗来说,此时的浇水显得很必要,被称为“保命水”。根据高的说法,现在麦田正在返青,低温条件下浇水会将麦子冻死。

  嘉祥县牟海村村民牟周华说,自家的4亩小麦自种上之后从未浇过,“没有水嘛,只能等老天爷了。”同村的李连东说,因为自己村没有机井,只能等别村浇完后才能借过来用。但每眼井每天只能浇灌1亩半地,轮到自家浇时,麦苗估计已完全干枯。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这样的情况比比皆是,卧龙山镇十里铺村共有6个生产小组,其中五组有4眼机井,四组竟没有一口用来灌溉的机井,只能等别的组灌溉完成之后,再用长长的塑料管引水过来。

  十里铺村村民刘新来告诉记者:“这方圆近千亩地里,机井的数量很少,供不应求。”

  高先勇介绍,现在嘉祥县有机井15000眼,建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占30%左右,在最近5年建的有1/3。“现在的水利设施大多是田间工程,譬如桥涵闸以及沟渠等,虽然发挥作用,但不如想象的那么好。”

  谈及原因,高先勇称,每年的水利建设资金有限,而且,这些抗旱工程主要是在原有设施上去修,还没有打破原先的模式。

  农户担忧抗旱成本高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大旱当前,消极抗旱的心理却在一些村民身上显现,究其原因,无外乎“投入和产出比例失衡”。

  高先勇通过对当地多年调研发现,干旱之年,1亩地的浇灌成本大致在50多元钱,这对当地农民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张承印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倘若用柴油发电来浇地,1亩地每小时花20多元,如果浇5个小时,1亩地投入是100元,5亩地就是500元。

  而且,这只是浇灌一次的成本计算,对于当前这样的大旱,至少要浇3遍地。赶上歉收年景,每亩麦子的产量不足千斤,剔除化肥等生产资料的成本,农民实际所得微乎其微。

  当地一位粮食收购站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农民现在手里没有余粮,他的生意很惨淡。

  如今,大多数家庭选择外出打工。村民刘新来一个人种了5亩地,其中4亩是帮着两位兄弟种的,因为他们常年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