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我突然不想学,父母也不纠缠

发布时间:2011年02月23日 15:5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钱江晚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高凡(杭州学军中学高三生,已保送清华大学数理基科系)

  从我记事起,父母至少没有打过我。当看到虎妈的女儿从小就学这学那的,我就深有同感。我从3岁开始学儿童画,学完了儿童画的全部课程;7岁学书法,如今的字还过得去;8岁学素描,也把素描全部课程学完了;9岁学了电子琴,考过级。而这些还不包括那几门主课。除了3岁学画是被动的,其余的培训都是我自己主动提出的。我至今还能记得教过我的7位素描老师,最后教我的是幽默的陈凤远老师。

  和虎妈一比,才觉父母用心良苦

  学了3年琴,我突然不想学下去了,父母也没有任何纠缠,我立马就不再弹琴了。拿虎妈和我父母一比,我才发现他们用心良苦。3岁学画让我对艺术产生了好奇心,之后我主动学习显然更加愉快。

  当读小学5年级的时候,我才发现之前培养了太多的兴趣爱好,以至于在学业上竞争力不够。不过巧的是,我又发现自己已培养了对数学、语文和英语的兴趣。

  对数学的兴趣得归功我的母亲和小学老师。母亲在我刚学会数字时就教我加法运算。以至于我当时觉得能算出一个算式是一件十分了不起的事。我小学的周红明老师在去看戏剧的路上,居然还会给我出些结合生活情景的数学题,让我对数学产生了好感。小学的杜老师、葛老师则给我的数学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初二期末“考砸”,父母也有点急了

  当然,学习生活定有不如意的时候。我记得初一期末考试考得不理想,掉到年级40多名。当时,他们就先问了成绩不理想的原因,又试探我的自信心。觉得我以后的成绩应该会有好转,父母给我的是鼓励以及减压。

  现在想想考试不理想应该很有压力才对,但当时我真的没有感觉到他们给我这份压力,因此每次考试我大多能比较专注。后来,我的成绩渐渐稳定下来,他们对我成绩的过问就变得少了。初中,我每次考完都会把成绩汇报给他们;到了高中,他们最多就关心我期中期末的成绩单。

  我记得初二期末考试结束后,我感觉考砸了。由于快到初三,父母和我早就感到了压力。我“考砸”的噩耗让父母出现了从未有过的担心,对我平时的表现也有了一些不满。不过,最后留给我的还是鼓励。尽管如此,我心里还是挺难过的。但后来的成绩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我最后的名次是年级第三。这次经历告诉我两点:人的耐心都是有极限的,可我父母真的足够耐心;任何事除了纵向比,还需横向比。

  每次期末考完,都会和父母聊一晚

  到了高中,即使父母不给我压力,我也能感觉到身上的压力愈来愈大。在学习上,我需要自己奋斗;生活上,父母会竭尽一切地提供帮助。比如高三晚自修回来,父亲都会给我准备一些点心,来提供能量。若遇到不顺心的事或者是校内一些趣闻,我便会趁着吃点心那会儿与父母分享。

  记得每次期末考试结束,我都会和父母聊天聊上一晚。母亲比较喜欢倾听,所以我可以在她面前讲上好几个钟头。而父亲则喜欢和你讨论,比如经常谈一些时事新闻。这些交流能让我与父母因年龄而造成的代沟隐形起来。从幼儿园、小学到初中、高中,我们所被强迫做的事越来越多,而我们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所以,父母所对我们施加得越来越少或许会更适合我们的成长。当母亲第一时间亲口告诉我保送到清华大学数理基础科学系时,我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感动,觉得他们的付出得到了回应。再次感谢我的爸爸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