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连丽如撰写《为评书而生》

发布时间:2011年02月23日 09:0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新闻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宣武说唱团评书演员合影,后排右二为连阔如。

  连丽如撰写《为评书而生》

  去年9月23日,已故评书大师连阔如所著《江湖丛谈》典藏本在地坛书市签售,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连丽如、贾建国夫妇携著名画家、插图绘制者李滨声足足签了三个小时、近千本图书。在签售过程中有一位老人拿来了《江湖丛谈》的全部版本,还有一位老读者动情地对连丽如说,“我的小名就是连阔如先生给起的”。

  这些情景都深深地印在连丽如的脑海中,昨天,连丽如向记者透露,她已经和《醒木惊天连阔如》的作者、北京日报高级记者彭俐商量好,将对这本书进行重新编写,更深入的讲述连阔如的艺术人生,为此她想通过北京晚报收集更多的线索和信息,“北京晚报是老北京人家家户户必看的报纸,希望老听众老读者给我们提供一些线索,让更多人了解我父亲连阔如,了解北京评书。”

  2003年连丽如结识了北京日报高级记者彭俐,他对连阔如和北京评书非常感兴趣,当年在湖广会馆举办连阔如诞辰一百周年纪念演出时,连丽如和彭俐一拍即合准备写一本记录连阔如生平和艺术的传记。在接下来的两年里,彭俐全身心投入到《醒木惊天连阔如》的创作中。“上世纪50年代,连阔如被打成了右派,在‘文革’中也受到了很大冲击,很多藏书都被烧了,连他的档案都没有了,所以想找到一些他的资料特别难。我记得连续两年我每个周末都到图书馆查资料,直到书出版以后我还陆续看到一些珍贵的资料,因为当时出版的匆忙,采访的不够扎实,这次想再丰富一些”,彭俐说。

  这和连丽如的想法不谋而合,“我的记忆里有很多和父亲在一起的细节,我想把这些都写进书中。我记得我从小爱吃六必居的酱甘螺儿,我爸回来就给我买这个,我妈说你不把她齁坏了啊。我还记得第一次跟我父亲听书的情景,那时我4岁多,正跟小朋友在门口玩,我爸那会儿坐包月车到处演出录音,我吵着要跟我爸走,他就带我到了一个电台直播的地方,直播间很简陋,四周都是毡子,没窗户,人就在里面憋汗。我坐在一个小板凳上一边听一边看着我爸的脑袋上哗哗冒汗,那个情景我这辈子忘不了。”

  1971年连阔如去世,40年来连丽如经常能梦见父亲,“父亲刚去世的时候我几乎天天梦见他,梦见他在很远的地方劳动改造,穿的很破,一点笑容都没有,每次回来冲我妈点点头,取点东西就走。后来我慢慢开了书馆,出了两个版本的《江湖丛谈》后,情形就好一些,七八天才梦见他一回,最近随着北京评书的传承,人们经常提到我父亲,现在我又频繁梦见父亲了,一个礼拜四五次,梦见他又穿着大褂上台了,还给我念买卖,或者跟我交流书馆怎么搞”,这些都勾起了连丽如对父亲的无尽思念。

  明年是连丽如和老伴贾建国结婚50年,他们将出版一本传记《为评书而生》,届时将和《醒木惊天连阔如》一同推出,“我们离不开评书,我们这辈子就是为评书而生的,想起这些哪个都离不开我父亲。我父亲是68岁去世的,去年我68岁,特别难受,我父亲要是活着还能干很多事情,我看到彭俐书里写着,‘连阔如睡了,留下一方醒木’,每看到这儿我就流泪,醒木留给谁啊?就是留给我的”,连丽如深情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