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全国总工会称每年将安排400万农民工进城落户

发布时间:2011年02月22日 11:4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G20瞄准粮价首务抗通胀 七成巨…

  世行警告食品价格飙升危险:已威胁…

  二代民工月薪1747元 收入为城…

  “招工难”现象背后的深层变革

  专家表示,这个速度应该是底线

  “十二五”期间,全国每年至少解决400万新生代农民工进城落户问题,并确保他们享有与当地市民平等的待遇。全国总工会新生代农民工调查课题组在昨天公布的《2010年企业新生代农民工状况调查及对策建议》中提出上述建议。

  400万只是保守数字

  该课题组由中国工运研究所、全总下属的多个部门共同组成。调查于2010年5月~6月进行,样本包括全国25个城市(区)1000家已建工会企业的4453名农民工,其中新生代农民工(出生于20世纪80年代后)为2711人。

  在总结了整体收入偏低、社保水平偏低、职业安全隐患较多等八大问题后,课题组建议应鼓励各地探索户籍制度改革的方式,优先考虑新生代农民工落户城镇问题,“十二五”期间,每年应至少安排400万新生代农民工落户城市。

  调研报告称,全国每年目前仅中等职业学校全日制毕业生数就达到459.5万人,获得职业资格证书的达到281.9万人,其中大部分是农村生源,如果再加上每年毕业的农业户籍大专生,不考虑其他已长期在城市稳定就业和居住的新生代农民工,400万人的目标只能算是保守数字。

  课题组副组长、中国工运研究所副所长王舟波昨日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表示,400万这个数字是根据“十二五”规划期间力争全国城镇化率超过50%的数据推算出来的。

  他同时强调,400万新生代农民工是落户在全国县级以上城市,并不只是指北京、上海等大城市。

  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2011社会蓝皮书》,70%的农民工在进城落户时愿意选择大中城市,其主要原因是为了子女的教育。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学者章铮告诉本报,全总课题组提出的这个速度确实是比较保守的,应该说只是一个底线。

  他分析,目前全国新生代农民工数量只有一个多亿,从现在出现的东西部抢工以及各地的农民工入户情况来看,事实上,最近几年进城落户的新生代农民工数量应该高出这个数字。

  至于近来由于一些大城市车、房限购引起的“户籍制度改革开倒车”的议论,章铮认为,这些做法并不会影响农民工进城落户,因为“农民工横竖买不起房子”。

  农民工落户意愿不高

  值得关注的是,尽管许多地方对农民工进城落户亮起绿灯,但多项调研表明,农民工尤其是新生代农民工进城落户的意愿并不强烈。

  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2011社会蓝皮书》,约75%的新生代农民工表示不愿意放弃承包地而进城落户。

  而去年中山大学所做的《2010年外来工调查报告》也得出类似结论。其中珠三角“90后”农民工的进城落户意愿仅有16%。

  章铮认为,农民工不愿意入城,主要是因为对就业前景不乐观,认为自己的收入不足以承担在城市的生活支出。

  根据全总调研,新生代农民工的平均月收入为1747.87元,仅为城镇企业职工平均月收入(3046.61元)的57.4%,比传统农民工(1915.14元)低167.27元。5.4%的新生代农民工明确表示其工资水平未达到当地最低工资标准。

  此外,农民工社会保障水平低、子女教育等方面存在不平等待遇也是农民工不愿意进城落户的部分原因。

  根据全总此次对1000家企业的调查,新生代农民工养老保险的参保率为67.7%,比城镇职工低23.7个百分点;医疗保险参保率为77.4%,比城镇职工低14.6个百分点;失业保险参保率为55.9%,比城镇职工低29.1个百分点;工伤保险参保率为70.3%,比城镇职工低9.1个百分点;生育保险参保率为30.7%,比城镇职工低30.8个百分点。从这个角度看,与其说农民工不愿意,不如说他们不敢进城落户。

  全总调研报告建议,当前应该结合“十二五”规划,对全国城镇化率、农民工尤其是新生代农民工落户城镇规模进行总体预测和制定总体目标。各级地方政府应对当地输出和输入的农民工总体状况进行摸底,结合当地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承载能力等,在“十二五”规划中对有在当地城市稳定就业能力和长期居住意愿的农民工进行总体预测,并制定农民工城镇落户的总体目标和年度目标。

  至于在具体的操作上,课题组建议,可以采取一些过渡性措施,逐步剥离附加在户口上的社保、住房、子女教育、交通、就业等公共服务和社会福利,还原其人口登记管理的本来面目,引导人口自由而有序的迁徙流动和就业。

  同时,在全国逐步推广居住证制度,使户籍改革由原来的“高门槛、一次性”模式过渡到“低门槛、渐进式”模式,享受与当地户籍人口同等的选举权、就业权、社会保险权、初等和中等教育权、基本医疗卫生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