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科技部回应“十二五”大力支持稀土应用发展

发布时间:2011年02月22日 08:4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经济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昨日,《证券日报》记者从国家科技部条件财务司相关人士处证实了“‘十二五’期间,科技部将大力支持稀土应用领域发展”的消息。但截至目前,关于财政扶持额度及侧重细则均未最终明确。

  从时间来看,这一科技“十二五”方针是对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部署的“促进稀土行业持续健康发展政策”的延展,从空间来看,涉及稀土应用的科技领域将获得国家层面的大力扶持。

  据记者了解,所谓稀土应用领域是除开采、提取、分离外的稀土产业链末端。目前较为成熟的应用有储氢材料、发光材料、永磁材料、催化材料等。其中发光材料主要应用于LED照明领域,催化材料主要应用于钢铁生产、化工领域,永磁材料主要应用在电机生产,而电机又广泛应用于工业、机械、消费电子等领域,储氢材料的研发则事关储能技术(电池)的成本下降、寿命增加、安全系数提高等,而储能技术能否获得突破甚至关系着我国新能源产业的发展前景。

  由此可见,稀土应用领域的关键技术突破事关重大。那么,如果依照此前相关媒体报道的“未来5年内,科技部将划拨总额共计3.5亿元的扶持资金用于重点支持稀土材料在永磁、储氢、发光、催化4个领域的应用研发”,此项科技“十二五”方针不但基本覆盖了所有成熟且关键的稀土应用技术,更成为我国多个产业实现快速发展的命脉。

  稀土产业管理呈“严进宽出”态势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了解到,管理层在“十二五”起始出台“扶持稀土高端应用”的政策并不出人意料。有不愿具名人士就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开采、提取、分离稀土原矿存在不同程度的污染情况,而相较稀土高端应用领域,我国稀土在开采、提取、分离方面的技术世界领先。此外,鉴于稀土的重要性,产业发展不可因噎废食,那么既然提倡产业持续健康,就只有侧重发展稀土高端应用领域。”

  目前,我国在稀土资源开采方面的管理已更进一步。例如不久前,通过开展以稀土为主兼及钨锡锑等矿种专项整治行动,我国稀土等矿山已从400个整合为116个,违法违规勘查开采行为也得到了有效遏制;此外,我国首部《稀土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也已由环境保护部原则通过。

  “诸如此类,无不体现管理层严格管控稀土资源的决心。未来,稀土产业,尤其是产业链前端的准入门槛将进一步提升。而科技部关于支持稀土应用领域发展的明确态度表明产业链末端将迎来发展机遇,管理层正采用‘严进宽出’的方式,对我国稀土产业进行升级”,上述不愿具名人士告诉记者。

  永磁板块因规模大最受益

  回归二级市场,目前科技部计划支持的稀土储氢、发光、永磁、催化4大领域中,当属永磁材料市场规模最大,产能最高,受益政策利好的机会也最多。

  对此,平安证券相关分析师告诉《证券日报》记者,“稀土永磁材料可有效简化电机结构,也因此简化相应电控结构。此外,目前来看稀土永磁是4大应用中规模最大的领域,拥有的上市公司也最多,科研基础也最为雄厚。更为关键的是,稀土永磁材料制造的电机是我国发展新能源汽车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该领域如若突破永磁材料在磁性能、工作温度等方面的瓶颈,将使其拥有更为广阔的市场空间,如航空、军工等。”

  方正证券分析师邓新荣向《证券日报》记者补充道,“永磁板块不仅具有宽广的发展前景,其现状也较其它应用更有优势。因为其能够有效简化电机结构,在节能减排、环保等领域也将大有作为。”

  平安证券相关分析师认为,目前,中科三环(000970)因规模大,技术领先,是稀土永磁板块的绝对龙头;而太原刚玉(000795)虽然规模较小,但技术先进,具有爆发性增长潜力;宁波韵升(600366)是板块中产业链最为完整的企业。

  储氢、发光、催化暂难成气候

  相比之下,科技部支持的另外3大应用领域――储氢、发光、催化似乎有些黯然。

  平安证券相关分析师认为,“首先,以储氢、发光、催化为主营的上市公司几乎没有。此外,且相较永磁,储氢面临着关键的技术瓶颈有待突破,而发光(LED)则受到海外知识产权、技术的制约。”

  但与此同时,“如果电池(储氢)获得关键技术突破,在成本、寿命等方面超越锂电池,那将是划时代的变化。其带动的不仅仅是电池业,也不仅仅是国家大力倡导的新能源汽车,它甚至能一举扭转目前新能源不稳定、成本过高的现状,实现可再生能源普及应用。”科技部相关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

  邓新荣告诉记者,“科技部主要支持4大应用领域的关键技术项目,这会促进我国稀土应用的整体发展。但就二级市场来看,促进我国稀土应用发展,也自然而然地促进了稀土资源类企业的业绩。”

  也许,以此为契机,2010年的“煤飞色舞”又将在今年重演?(于 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