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北京去年低收入者CPI增4% 食品支出占比较大

发布时间:2011年02月22日 08:0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新闻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昨天上午,北京市统计局、国家统计局北京调查总队联合发布本市2010年统计公报。统计公报在2010年本市经济运行情况发布的基础上,详细公布了本市去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情况。其中,2010年本市低收入者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增长4%,高于全市CPI增幅1.6个百分点。另外,本市五类收入群体收入均有不同程度上升。

  城乡居民收入均上涨

  北京统计部门昨天发布的公告详细公布了各收入层居民去年的收入水平和增长情况。(详见表格)

  数据显示,全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29073元,比上年增长8.7%;扣除价格因素后,实际增长6.2%。城镇居民恩格尔系数为32.1%,比上年下降1.1个百分点。全年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13262元,比上年增长10.6%;扣除价格因素后,实际增长8.1%。农村居民恩格尔系数为30.9%,比上年下降1.5个百分点。

  此外,“十一五”期间,全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实际增长9.2%,低于“十五”时期平均增速2.4个百分点。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年均实际增长9%,低于“十五”时期平均增速0.9个百分点。

  -解读

  居民生活质量有所提高

  虽然“十一五”期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有所降低,不过北京市统计局有关负责人表示,近几年本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加快,基数逐渐增大,每一个百分点的增长都需要更大的绝对量提高才能支撑。从恩格尔系数来看,本市无论是农村居民还是城镇居民,恩格尔系数均有所下降,说明食品占居民消费支出中的比重越来越小,体现了生活质量和收入的实际提高。

  -名词解释

  恩格尔系数――恩格尔系数(Engel'sCoefficient)是食品支出总额占个人消费支出总额的比重。19世纪德国统计学家恩格尔根据统计资料,对消费结构的变化得出一个规律:一个家庭收入越少,家庭收入中(或总支出中)用来购买食物的支出所占的比例就越大,随着家庭收入的增加,家庭收入中(或总支出中)用来购买食物的支出比例则会下降。推而广之,一个国家越穷,每个国民的平均收入中(或平均支出中)用于购买食物的支出所占比例就越大,随着国家的富裕,这个比例呈下降趋势。

  低收入者CPI高于市平均水平

  在备受关注的价格指数方面,按照惯例,北京市统计部门在北京市2010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中公布了低收入者的CPI。数据显示,2010年,本市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CPI)同比增长2.4%。其中,低收入层CPI同比增长4%,显著高于全市CPI水平。

  在构成CPI指数的八大类商品和服务价格中,全市CPI和低收入层CPI均呈现“五升三降”的格局,但是在结构上却有所不同。例如全市居民的交通和通信价格去年总体上涨0.8%,而低收入层这一消费却同比下降1.8%;在衣着类消费中,全市衣着类消费价格同比下降1.6%,而低收入层衣着类消费价格却同比上涨2.8%。

  据了解,本市从2005年就开始研究建立分收入层的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分收入层统计CPI已列入北京市统计部门的统计制度,这项工作一直在规范地进行着。本市统计部门的居民消费调查数据来自全市5000个城镇居民调查户和3000个农村居民调查户,分收入层统计CPI就是将目前的调查户按收入分成三个档次,10%为高收入阶层,10%为低收入阶层,其他80%为中等收入阶层。

  据市统计局介绍,北京市对于低收入者CPI一直都按月监测,去年10月曾经公布过一次低收入者CPI,但是目前没有明确计划要按月公布,但是按照惯例,年度统计公报当中会公布这一数据。核算低收入阶层的价格指数,可以为政府的决策层提供更详细的参考数据。

  -解读

  低收入者CPI食品权重更大

  北京市统计局相关负责人介绍,低收入层CPI与全市CPI虽然在计算方法上类似,但是低收入层CPI覆盖的商品与全市CPI不太一样,例如一些高档轿车、高档酒类产品就不会纳入低收入层CPI的编制范围,而食品的权重则更大一些。低收入层CPI的各类调查品所占权重每年还会根据低收入群体消费结构的变化而调整,以更好地反映其生活状态。

  低收入者对价格变化更敏感

  北京市统计局相关负责人介绍,CPI从某种程度上说,代表了居民对于物价变化的敏感程度,而低收入层CPI高于全市平均水平,说明低收入者对于物价的变动更为敏感。事实上,在低收入人群中,食品支出所占比重大,而去年食品一直是拉动CPI上涨的主要因素,因此低收入层CPI要高于全市平均水平。从增长的差异来看,去年本市低收入层CPI比全市CPI高1.6个百分点,处于比较高的位置,因为这一群体对物价的变化敏感程度较高,这也将是未来经济政策调控的一个重要参考指标。

  记者马文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