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巨富们的天量财富给印度带来了什么

发布时间:2011年02月03日 10:0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梅新育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数据库,2008年中国的GDP是印度的3.55倍, 2009年是印度的3.97倍;但中国亿万富豪人数直到2009年才超过印度,且亿万富豪群体资产总值仍然少于印度,中国首富资产也只有印度首富的五分之一。在2010年度《福布斯》富豪榜上,印度前100名富豪资产总额达3000亿美元,相当于中国内地最富有400人资产总额,相当于2009年印度GDP的24%。

  如此财富集中,无怪乎身为印裔的Omidyar Network India Advisors董事总经理辛哈和布朗大学政治学教授瓦尔什尼会在英国《金融时报》撰文感慨:“全世界大约有1000名亿万富豪,其中印度占了6.9%,而印度国内生产总值仅为全球的2.1%。” 那么,印度巨富的天量财富,对印度意味着什么?

  首先,这意味着印度国内产业发展中消费拉力不足的问题相当严重,因为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收入和财富分配较为平均有利于拉动国内产业发展,因为高收入者消费偏好更倾向于品质和品牌形象更为突出的西方产品,中低收入阶层的消费则更多地集中于国产品。印度两极分化严重,本世纪初以来,印度各邦中人均收入平均差距为6倍,最大者高达60倍。据世界银行资料,1970、1973、1988年印度贫困人口比例依次为52.4%、42.5%和39.6%,虽然有所下降,但绝对数字反而有所上升。直到印度全面经济改革启动9年后的2000年,印度贫困人口比重仍高达28.6%,是中国1998年同一指标(4.6%)的6.2倍,也明显高于泰国、印尼、菲律宾等东南亚主要国家及其邻国斯里兰卡。

  其次,这意味着印度资产泡沫问题更为严重,毕竟,印度巨富的天量财富很大一部分是对其金融资产的估值。由于印度有数百年英国殖民地历史,其精英阶层普遍接受英语和西方背景教育灌输,本来就较容易盲从西方激进开放资本项目、金融服务市场的主张;他们卷入资产市场利益如此之深,维持上述主张的动机就更加强烈了。其结果是印度成为典型的“经常项目收支/贸易收支逆差+资本项目/金融服务市场自由化”国家,1950―2009年仅有两年贸易顺差,其中2000年以来年年贸易逆差,2005年以来整个经常项目收支也呈逆差,且逆差额从2003年的71.88亿美元上升到2008年的958.08亿美元,2009年仍高达874.91亿美元,其资本项目和金融市场开放度却比中国和越南都高得多,2007年末国际投资头寸表上组合投资负债高达1248.12亿美元,2008年末有所下降,但仍高达934.28亿美元。 虽然印度目前的外汇储备足以支持贸易收支逆差,但假如发生大规模资本外逃,后果便难以承受。

  从长远看,如此高度集中的财富格局大大增强了印度资本寡头左右政治的力量,以至于亚洲开发银行都在报告中警告印度存在寡头政治资本主义风险。看看印度2010年末接二连三曝出的腐败大案,不难理解上述警告。

  收入和财富分配严重失衡、从英国殖民者继承下来的高成本西式司法体系两者结合,导致印度穷人犯轻罪而遭重罚,权贵富豪犯重罪却能逍遥法外,即使蹲大牢也可以在牢中照样花天酒地,这类事情比比皆是。1984年印度博帕尔毒气泄漏事件,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工业毒气泄露案件,美国联合碳化物公司剧毒化工原料泄露直接致死2.5万人,间接致死55万人,20多万人永久残废,死伤合计超过二战末美国对日本的两次原子弹爆炸,但联合碳化物公司的美国老板安德森事发后逍遥法外,印度法院直到2010年方才裁定余下7名印度籍高管有罪,且最多仅将被判处两年监禁。

  印度首富穆克什 安巴尼,是印度首个财富超过1万亿卢比的超级富豪,他斥巨资建造的173米高私宅“安蒂拉”(Antilla,一个神话中小岛的名字)大厦,是全世界价格最高的私宅,每层层高相当于普通住宅3倍,总楼层面积超过凡尔赛宫。但据印度少数民族事务部官员阿西西 约希的举报,安氏豪宅所用土地系孤儿院预定地,涉嫌非法低价侵占教产。尽管2008年起就有人举报,但调查者马上便遭受压力,安氏一家照样堂而皇之于2010年末入住新居。而且,依托巨额财富所带来的政治影响力,安巴尼实现了“财富政治影响力更多财富”的“良性循环”。印度前总理维 普 辛格曾猛烈抨击过北方邦达德里电力工程项目,该项目征地数量远远大于实际需求量,而且向农民征地的补偿价格是每英亩150卢比,信实集团获得土地后未作任何开发就定价为5700卢比计入资产,并以此为抵押从银行获得巨额贷款,工程则延期开工。

  看到邻国的这一切,我们该从中获得什么样的启示呢?

  (作者系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所副研究员)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