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刘春:一个人的诗歌史

发布时间:2011年01月28日 11:3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刘春是一位诗人,在文学商品化、产业化的背景下,他会选择用诗人的方式,对诗歌全面撤退的现实作出回应。品味《一个人的诗歌史》,我们确实可以“找回”一些东西,“发现”一些东西,“萌生”一些东西 大约是十年前,刘春对我说,他想写一本诗歌史。我打趣,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出书的。但是,2004年,我收到了他的诗集《幸福像花儿开放》;2005年,我收到了他的随笔集《让时间说话》;2008年,我收到了他的评论集《朦胧诗以后》,于是我开始鼓励和催促他写诗歌史。

  但《一个人的诗歌史(第一部)》真正要出的时候,刘春又忐忑不安了:“现在,不是每一本书都可以有读者的。”是的,这些年诗歌确实落寞了,第三代诗人代表人物之一的陈东东为我们描述了近年诗歌与诗人的处境:诗人们是自己来操办一切的,诗人既是诗篇的作者,又是编者和出版者……又是热心和够格的读者,当代诗人还是自己诗歌的批评者,而且充任过几回自己诗歌的批评者……

  意想不到的是,《一个人的诗歌史(第一部)》不仅不缺读者,而且大受欢迎,初印的3000本很快就断货,不得不加印2万本。读者们对书中所写的诗人、诗和故事津津乐道,评论家们围绕现代诗歌掀起了一场新的讨论。王小波的名言:“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一个诗意的世界。”挂在了很多人的嘴边。

  刘春写起东西来,是讲感觉的,是不要命的。《幸福像花儿开放》写了差不多十年。回忆起那十年,刘春说他没有统计自己的作品数目,只知道“写”,中间有高潮,有低谷,有时候一个晚上能够完成一组诗,有时候一年只写十首。但一直坚持着。他写《一个人的诗歌史》也一样,差不多写了十年。他写作的高潮期,正是妻子黄芳怀孕、生育的关键期,但他每天下班回到家,第一件事依然是打开电脑;吃晚饭第一件事,同样是开电脑,直至深夜。

  正如著名文学评论家、《人民文学》杂志主编李敬泽说得那样:“没有伟大的读者,就没有伟大的诗人;好诗被写出来,但只有在热情、沉静、敏感的阅读中才能活下去,被领会、记住和流传。”刘春之所以以生命的写实为诗歌作证,是因为他对自己的《诗歌史》期望很高。他曾说:“要向爱伦堡写《人 岁月 生活》那样写一本书,向这些亦师亦友的前行者致敬,让更多的读者分享他们的痛苦与光荣。”

  为了一个时代的光荣和梦想。历史不能成为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无论是《一个人的诗歌史(第一部)》中写的顾城、海子、于坚、西川、欧阳江河5位诗人,还是《一个人的诗歌史(第二部)》中写的柏桦、王家新、韩东、张枣、黄灿然5位诗人。为了避免出现时间和事实上的硬伤,刘春都把稿子分别发给了这些诗人阅读、校正。由于海子和顾城已经去世,写海子的一文则请海子的挚友西川帮助校订,写顾城的一文便由顾城的姐姐顾乡帮助校订。

  德国著名诗人荷尔德林在其哀歌《面包与酒》中曾经发问:“在一个贫乏的时代,诗人何为?”刘春在他的《回忆之诗》中说:“我不再熟悉昆虫的鸣唱和牛羊的沉默/童年攀爬过的树干/比时间更早枯萎。而它们身下/一棵小草正在抬头”。在《春天,等一等》中,他再次表达了类似的意思:“春天,等一等。我要打扫庭院里的积雪/在松动的土地上,散播一千种花籽/再从时间的仓库借来一季的阳光/覆盖在苍白的屋顶上”。

  刘春是一位诗人,在文学商品化、产业化的背景下,他会选择用诗人的方式,对诗歌全面撤退的现实作出回应。在《一个人的诗歌史(第二部)》的腰封上,“探赜一代精英写作与成长,反思汉语创作困局,讲述诗歌江湖纷乱与虚无,追问时代灵魂走向”,四句话道出了长年来萦绕于刘春心中的野心、梦想与荣光。是的,品味《一个人的诗歌史》,我们确实可以“找回”一些东西,“发现”一些东西,“萌生”一些东西。

  《一个人的诗歌史》已经出了两部,但刘春似乎没有丝毫完结的意识。“假以时日,第三部和第四部出版后……”在第二部的后记中,他透露了这样的信息。2010年12月18日,我一不小心,溜进了他的博客,看到了这样的消息:“住院进入14天:旧病去了,新病又来。这就是人生无常。我已经习惯了小小的病床。”

  提起电话,欲说还止,说了也是白说。“我坚定了把一生献给诗歌的决心,即使距离自己的目标还有遥不可及的距离,我也愿意用一辈子去思考、去描画生命、生活与大自然的神奇。在诗神的眷顾之中,我不知道什么是苦和累;面对从内心流淌出来的新鲜词句,我会一连几天保持着巨大的幸福。”

  这就是刘春,这就是他《一个人的诗歌史》。

  (《一个人的诗歌史》,刘春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年12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