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中华现代学术名著丛书》:传承中华文化

发布时间:2011年01月26日 08:2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新闻网 谭 华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传承中华文化的重大工程

  ――《中华现代学术名著丛书》出版访谈

  提要 国家出版基金项目、首套系统梳理中华学术百年发展脉络的大型丛书――《中华现代学术名著丛书》,在2011年北京图书订货会上举行了隆重的首发仪式。该套丛书由有着百年学术出版传统的商务印书馆出版,将成为求知、研究和珍藏的基础经典读本。丛书第一批拟出版100种,本次订货会已经推出第一辑40种。记者在发布会前就该书的相关问题采访了商务印书馆总经理于殿利。

  记者:我们都知道商务印书馆有一套《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现在又出版《中华现代学术名著丛书》是出于什么考虑?该套丛书是否可以和《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相媲美?在弘扬中国文化方面有什么独到之处?

  于殿利:《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的出版,在出版界、学术界甚至在社会的各个领域都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它有着很高的学术价值和思想高度。而中国文化在整个世界的文化体系当中是非常独特的,从发展世界学术思想的角度来说,缺少中国的学术思想、中国的学术建设带领,世界的学术思想和学术史也是不完整的。策划出版此套丛书,既是我们的一个夙愿,也是对商务印书馆百年文化担当传统的一种继承,我们希望通过对中国现代学术系统而全面地梳理,来重新审视中国本土的思想资源与文化根基。我们希望将此丛书与《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交相辉映,向世人昭示中华学术与世界学术在质量和品位上都是等量齐观的。

  记者:这套丛书收录著作的起止时间是什么?学科范围和收录著作的标准是什么?采取了什么措施来保证版本的经典性、权威性和可读性?

  于殿利:丛书收录时间上自晚清下至20世纪80年代,时间跨度100多年;突破以往图书局限于文史哲学科,本套丛书涵盖文学、历史、哲学、政治、经济、法律、社会学、建筑史等众多学科。尤其,政治、经济、法律、社会学等类经典著作的整理,是其一大特色。如王亚南的《中国官僚政治研究》、罗玉东《中国厘金史》、王世杰和钱端升的《比较宪法》、瞿同祖的《中国法律与中国社会》、吴文藻的《论社会学中国化》等。

  晚清以来,在各种学术思想、学术流派的交锋中,中华现代学术得以不断前行,以章太炎、梁启超、王国维、蔡元培、胡适、鲁迅等人为先声,涌现出一代代引领风骚的学界泰斗,留下了举世瞩目的学术研究成果。《中华现代学术名著丛书》全面呈现中国现代学术体系建立及发展过程,集中展示了数代学人的智慧成果。为保证“丛书”学术水准,商务印书馆加强与海内外学术界的合作,邀请大陆、港澳台地区及海外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著名学者参与选目和论证,把好学术质量关。经过精选、精编、精校,为各领域研究者提供基础性的经典范本。

  记者:这套丛书具有怎样的学术价值和特色?对当代人有什么启迪作用?

  于殿利:《中华现代学术名著丛书》遵循“学术史的眼光、经典化的策略”,对入选书目进行严格把关。入选著作都是该学科的开山之作、奠基之作或经典之作,具有文化积累意义和学术传承价值。一旦出版就要站得住,无论多少年,都能傲立书架。

  “丛书”并非简单的旧书重刊,也不是“拾遗补漏”。为提升学术品质,“丛书”邀请了许多知名学者为每一本书配写“作者学术年表”与“导读”,以帮助读者充分了解学者的治学思路与著作的学术价值,使其读一本书便能领略一位学者、一门学科,乃至一个时代。

  记者:这套丛书与上世纪80年代以来出版的类似的几种学术丛书有何区别?可否实现中国文化“走出去”?在扩大中国软实力方面会有什么积极作用?

  于殿利: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一些出版单位在零星出版类似的图书,但整体比较杂乱,没有形成规模,有的出版单位按照市场的需求来出版,时断时续。相比之下,《中华现代学术名著丛书》收录著作时间跨度长、涵盖学科广、收录著作多、学术信息全,是目前最全面、最系统地整理百年来中国学术发展脉络的一套丛书。丛书还收录了大量新中国成立后未再版但具有很高学术史价值的图书,如唐庆增的《中国经济思想史》;还有不少图书经过学者和编辑们的重新编校,学术价值更为丰富,也方便研究和学习使用,如吴梅的《吴梅戏曲论著四种》;附加学术信息丰富,附有作者学术年表、图书内容导读、作者照片、手迹等。

  中国文化“走出去”也是我们文化出版机构所要承担的重要社会责任。《中华现代学术名著丛书》是要“走出去”,我们准备分两步走。我们收录的作品涵盖中国内地、港澳台,还有海外所有的华人的经典作品,其中有些原稿就是外文的,这一批可以先在海外出版。接下来我们会逐步逐批地精选精译,使我们这一套书的主旨思想能够得到完全的贯彻,为中国乃至东方的学术、文化和思想在世界范围内赢得一席应有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