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缅怀史铁生:地坛依旧在 先生当永生

发布时间:2011年01月08日 02:0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当我在网上看到史铁生去世的消息,已经是2011年的第一天了。我离开电脑,默默地伫立在窗前,禁不住泪流满面,不再年少的我,却依然会为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的离去痛苦不已。

  在《我与地坛》中,史铁生用独特的视角表达了对世界的看法,字字包涵着对母亲,对生命,对自然,对人生的思索和体会,他已经对精神上的困境有了大彻大悟的超脱,对死亡不再恐慌。我确信:人与人之间一定是有精神上的亲缘关系的,有的人会在不经意间走进我们的生活,用他特有的生存方式震撼我们在红尘中已经日渐冷漠的心灵,用直达灵魂的文字指引着我们人生的方向。对我来说,这个人就是史铁生,这篇文章就是《我与地坛》。

  读过《我与地坛》之后,我又读了能找到的史铁生的其他作品,

  比如《我那遥远的清平湾》、《务虚笔记》、《命若琴弦》等小说以及《宿命的写作》、《秋天的怀念》、《病隙碎笔》等散文和随笔。《我那遥远的清平湾》再现了那个荒谬的时代,一部分知青的生存状态及生命状态,反思人生旅途的幸与不幸;《命若琴弦》是一个抗争荒诞以获取生存意义的寓言故事,读后令我有那么多蓦然警醒的人生感悟;《病隙碎笔》一如既往地思考着生与死、残缺与爱情、苦难与信仰、写作与艺术等重大问题,并解答了“我”如何在场、如何活出意义来这些普遍性的精神难题。通过这些文字,我知道了史铁生的生活是怎样地饱经磨难,同时又是怎样地智慧和达观!

  一次全国优秀小说的颁奖会上,获奖作家张承志在受奖演讲中说:“今天我有幸同史铁生站在领奖台上,有幸在他领奖的途中推了他一下。”作为一个仰慕和尊敬先生的无名后辈,我只能用我特有的方式表达对他的敬仰。多年来,我养成了不专心读书的“恶习”,我习惯了一边听音乐一边读书,有时甚至还要一边吃着零食,但只要是读史铁生的书我一定会专心致志,静静端坐着欣赏,稍微放松的动作都觉得是对先生的不敬,我甚至在地坛都不忍跳跃。

  2006年5月,正是处处花开的美好时节,我第一次去北京。面对满眼的古朴和繁华,我无数次欢呼跳跃。可当我行走在地坛的时候,我用目光抚摸着史铁生曾看过的一草一木,不敢像小鹿一样欢快地跳跃,害怕会无意中灼痛先生的心灵。其实,我也知道先生的心早已变得无比坚强,可我行走在他无数次走过的地坛,实在不知该如何表达我的敬仰。

  每个人的一生中都会经历一些病痛,即使是小病小灾也会觉得度日如年,我无法想象“职业是生病,业余在写作”的史铁生经历了多少肉体的折磨。对于一些医学名词我是陌生的,有一次,无意中了解到透析是要将身体的血输出体外,我想到了史铁生每周竟然要进行两三次透析,我的心疼痛得缩成了一团。

  深深的悲痛之余,我心中隐隐也有一丝释然,毕竟他不用再继续承受那么多的痛楚了。敬仰和悲痛会永远在我心中,地坛依旧在,先生当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