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在地图上游走

发布时间:2010年11月18日 16:1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早在少年时代,我就偏爱阅读历史地理书中的插图,总爱追随前人足迹勾勒人的行止进退。我一直钦佩明代旅行家徐霞客,而我读他的《游黄山记》、《楚游日记》,主要是依据文中提供的时间地点,画他的旅行路线图。从小桥流水的江南到戈壁荒漠的大西北,徐霞客的每一步都是人往高处走!那时我想,也许在徐霞客,是心中先有了走向精神领地的地图,才毅然独自走天下的吧。

  地图本来是状物的,山川河流、土壤植被、气候矿藏,都折射在地图里。在旁人看来,地图里不该有人,也不能有人,有人就不是地图而成了图画。然而我固执地认为,地图里一定有人,有人的行踪,人的呼吸俯仰,人的喜怒哀乐,人的所思所想。所以我以为跟随地图是可以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识万种人的。从激流澎湃的虎跳峡,到风姿优雅的江南,这都是地图启动了我的行踪。地图标示的最高点、最低点,还有各式各样的极点,都时时诱惑着我,我的视线常常在东极乌苏镇、西陲帕米尔、漠河北极村、南海曾母暗沙之间穿梭逡巡,慢慢理解“身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的苦恋和单相思。

  在我书房的墙壁上挂着一幅中国地图,上边许多标示地名的大大小小的圆圈或圆点上,被一个更大的圆圈圈住。几位细心的朋友发现了这点,问我,我回答这都是我曾到过的地方。

  每次从一个新的地方归来,我都迫不及待地在图上相应的位置作出标志。那种心情,像热恋中的青年赶赴一次约会。然后,在几天的时间里,我投向地图的目光会定格在那里,一遍遍地回忆,让思绪温习和抚摸每一个耳鬓厮磨的细节,像牛反刍干草。某个时候,当我感受的频道重新开向它时,所有的美丽即刻会被呼唤出来,展现开来,鲜明生动如同当初。数十个圆圈都曾重复着同样的故事,数十次的重复必定蕴含着一种真义。

  站在地图前,我看到了什么?那一个个圆圈会让我产生幻觉,仿佛科幻电影里的镜头,被我的目光激活,旋转着放大,化作一扇扇窗口,一些画面、声音和气味次第呈现。绍兴,青石街道上足音跫然,水巷桥洞下桨声欸乃,春天雨水的湿味里搀和了栀子花飘渺的清香,而秋天桂花的芬芳却熏人欲醉——我有幸走进了它的两个最美的季节。那个叫做丽江的边陲古城,纳西古乐袅袅升起,小贩在叫卖玉石蜡染,烤牛肉的烟雾四处飘散。从城中望去,远处玉龙雪山泛着雪白的光芒。我梦想此生能够把地图上的每个地方都画满圆圈,城市和乡镇,矿山和牧场,让双脚亲吻它的每一个角落、每一处皱褶!

  读地图成了我执著的爱好,从未感觉到厌倦。读一个地名,便是翻开一册大书,历史是正文,诗文是旁注,物产风俗则是题图和尾花。杭州二字,会让人遥想五代吴越国都的繁华,南宋小朝廷的苟延偷安。会想起苏东坡的“欲把西湖比西子”,陆放翁的“小楼一夜听春雨”。想起龙井的幽香,杭丝的滑腻。想起绸布伞和檀香扇。每一次阅读都带来发现,每一个发现又都孕育着新的灵感,难以想象会有穷尽的一天。

  目光在地图上漫游,思想也伸向了遥远。徽州不只是黄山脚下的一处地名,凉州也不只是今天甘肃武威的古称。前者孕育了朱子和《语类》,一句“仁以为己任”为全中国的士子标举了做人的姿态;后者衍生了那么多被称为《送元二使安西》的唐代乐府,王维的名句“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教会我感受和言说的方式。我用个人的、诗的方式接近它,它也在用群体的、历史的方式向我走来。

  既然头顶着同一片历史和文化的天空,因此青绿赭黄的地图上的每一个角落,都是我目光的宿营地,灵魂的故乡。土地宽阔,车辙纵横,我的足迹所及只是少数,但并不妨碍我用心抚摸它的全部。⑥3

  (摘自《羊城晚报》 林文钦/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