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游资未必是农副产品涨价的唯一主凶

发布时间:2010年11月12日 10:5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经济网 陈国平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农副产品的“涨”声是怎么响起来的?

  11月9至11日,浙江在线连续发表三篇调查报道,揭示一种普普通通的中药材――具有补气益血、生津、补脾胃效用的太子参,其价格如何从119元/公斤一路飙升到905元/公斤,一年内疯涨近8倍,从而引领了中药材市场新一轮的涨价风潮。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目前收购商从农户中购买太子参的价格是每公斤250元,而最终医院和药店的零售价却比这个价格高出了600多元。

  在太子参这个最新案例浮出水面之前,今年以来大蒜、绿豆、土豆等价格已持续暴涨,随后玉米、棉花、小麦等价格也呈现轮涨态势。“蒜你狠”、“豆你玩”、“玉米疯”、“辣翻天”等热词一夜蹿红,继“房奴”之后,吃不起蔬菜水果的“菜奴”、“果奴”也开始在网络上冒泡,这些戏谑中饱含无奈的民生吁求让人涌生无限感怀。

  与“蒜你狠”、“豆你玩”等无厘头式的暴涨风格相似,太子参的狂飙突涨,同样不能排除游资恶炒的嫌疑。天气等原因引发的减产,种植与流通成本的提高,以及整个经济体CPI的趋涨大背景,这些原因都有可能导致太子参的价格上涨;但不管如何分析,在不到一年的时段内涨了近8倍,以上因素都不足以制造如此离奇的价格亢奋。游资炒作太子参的手法并无多少不传之秘。全国太子参的年产量大约是五千吨,根据价格竞争的规律,控制40%至60%的产量就足以进行价格操纵,那么按照平均收购价格每公斤两百元来计算,囤积两千吨太子参的货源约需4亿元,囤积三千吨约需6亿元――这个炒高价格的资本额度,似乎“小”得有些出乎意料。而这小小的太子参的涨价效应,却传导到整个中药材的产业链,不仅让消费人群瞠目结舌,也让一些制药企业叫苦连天。

  然而,从“蒜你狠”到太子参,把这些农副产品的价格狂涨,仅仅归结于游资炒作的单一因素,显然不能让人信服。公众有理由表达疑惑:何以区区数亿元游资屡屡创造“疯涨路线图”,而市场监管总是“后知后觉”,以至于一再重演“头痛医头”却顾此失彼的尴尬?单纯只是依靠行政式的指令去打压游资炒作农副产品,很大程度上只是一种修补式的挽救措施,这种应急方略显然不能从根本上抽空囤积者操弄市场的基础。因此,加强市场监管与金融管制固然是当务之急,建构起适当增加农副产品领域的调控手段与储备机制,则是确保市场长治久安的必做功课,这样,一旦市场价格发生了超过公众预期的波动,就能采取有效措施予以应对。

  从更宏观的角度看,农副产品之连续涨价,离不开货币洪流的汹涌推动。只要最渴盼发展资金的实体项目还不具备足够吸引力,热钱就会成为怪兽,任何一个农副产品都会成为它的吞噬目标。而我们之所以不断亲历一幕幕惊天之涨,与市场结构迟迟不能完成现代转型也有重大干系。中国蔬菜在流通环节的成本是世界平均水平的2至3倍,这表明农业瓶颈正从生产领域转向流通领域,流通成本增加成为支撑蔬菜价格高企的长期因素,小生产与大市场之间越来越难以共容。以传统模式为主的农副产品从生产、流转、最终到消费者手中,需要经过生产者、小贩或经销商、销地批发市场、销地农贸市场或超市、消费者等一系列的中间环节,农产品的最终价格因此被一层层抬高。有数据显示,农副产品流通每一环节至少加价5%到10%,由于层层加价,农副产品从农民手中最终到达消费者手中,价格往往上涨了两三倍。正如浙江在线调查报道所揭示的,目前农民出售太子参的价格是每公斤250元,而最终药店的零售价却是每公斤905元。在这个巨大的利润链条上,农民赚得最少风险最大,兴风作浪的游资固然获得了可观的回报,而附生于漫长流通环节的众多中间商特别是终端的药商,又何尝会赚得少呢?

  (责任编辑:侯彦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