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建立多货币储备制 摆脱美元枷锁

发布时间:2010年11月12日 08:2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经济网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副研究员 张茉楠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首尔G20峰会之前,改革全球货币体系的呼声也愈发强烈,继去年3月金融危机后中国提出建立超主权的国际储备货币后,经历欧洲债务危机后,以法国为代表的欧洲正准备通过G20机制改革全球货币体制、创建一个全球储备货币。俄罗斯总统梅德维杰夫也表示,将在G20峰会上讨论储备货币,认为G20应就货币改革迈出决定性的一步,应考虑创立全球储备货币。

  超主权货币可能是更遥远的设想,从当前国际货币格局和实施难度看,推进主要储备货币多元化也许是一个好的选择,要利用全球新的治理结构,形成美元、欧元、日元、人民币等主权货币之间的联盟(包括协议及相关国际组织),来协调各主要货币之间的汇率协调机制,重构债权国与债务国之间的关系,形成多边制衡体系,控制美元滥发、约束美元霸权,真正推进美元单一本位的货币制度向全球多元本位的货币制度转变,全球经济结构才能像更加均衡的方向发展。

  20世纪下半叶以来,世界很多时候被称为“美元世纪”,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当今全球市场体系的许多规则和制度的制定都与作为一种世界货币的美元密切相关,从而形成了所谓的“美元结构性权力”。

  “美元结构性权力”有三大特征:一是美国对外提供美元不再有黄金储备的束缚,美元的支柱由黄金转变为美国提供的债券和金融资产,美元的支柱虚拟化了,这为美国大规模对外提供流动性打开了大门,它造成了全球空前持续性的流动性膨胀,这为国际金融危机和随后的美元危机及国际货币体系的动荡埋下了祸根。

  二是它在随后的20年内改变了美国经济的运行方式,导致了美国经济的去工业化和经济的虚拟化,美国将传统的制造业、高端制造的低端环节,甚至部分低端服务业大规模向外转移,特别是有资源优势、成本优势、市场潜力和产业配套能力强的新兴市场地区。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在经济全球化浪潮中被不断地纳入由发达国家跨国公司所主导的全球分工体系和生产链条中,使美国得以用最低的成本支配和使用全球资源,由于出口导向的非储备货币国必须积累美元储备资产,因此这些国家也被纳入到美元的环流之中。

  三是当今货币制度赋予了美联储以全球中央银行的权利,却没有任何有效的制度约束,美元真正成为“世界基础货币”,其他国家的货币政策完全受制于美联储。

  在纯粹美元本位制度下,美元周期直接决定了世界经济周期。美元本位的国际货币体系由于将美国自身的国家利益和全球调节的职能权衡集中于美国之上,导致政策协调和成本分担机制的冲突,全球也由此陷入无法摆脱的美元环流的漩涡:美国经济由于美元超量供给、“去工业化”趋势、金融泡沫膨胀、对国外储蓄的依赖而日渐空虚和脆弱;贸易国家经济由于对美国市场的过度依赖、货币升值困境、国家财富遭受掠夺,并进而引发全球经济的危机循环。

  当前美联储再次启动印钞机,美联储作为全球中央银行,其不负责任的货币政策将产生全球系统性风险,成为制造全球流动性和通胀的引擎。这与央行的货币创造机制相似,但由于是跨境的货币循环,全球货币创造的乘数要视各国的汇率制度而定,特别是盯住美元汇率制度的顺差国最为显著,因为还要通过贸易逆差获得美元外汇资产以及购买债券等形式回流美国,进一步乘数放大美元流动性。而另一方面,由于货币政策某种程度上失去独立性,这些顺差国想以量化紧缩对抗量化宽松根本无法实现。一方面,新兴经济体誓言抵御美元洪流,近来一些不堪资金流入压力的国家已经开始行动,纷纷加强资本流入管制以防止美元洪流冲击,降低资产和房地产泡沫风险,以避免重蹈亚洲金融危机覆辙。

  而另一方面,由于这些主要新兴市场经济国家拥有巨额新兴经济体的美元储备份额总和已经远远超过全球储备份额的50%,成为全球新兴债权国,美元大幅贬值会造成这些国家国际收支和外汇储备严重恶化,债权人资产大幅缩水,全球美元泛滥和美债疯狂是对债权人权益的最大“稀释”,导致全球财富的重新分配。

  谁掌握了货币发行谁就掌控财富分配与流向,从美元霸权到全球危机,全球经济陷入美元导演的危机循环之中,必须改变当前美元一家独大的全球货币结构,建立适应国际经济和金融新秩序、新特点的全球性货币系统,推进全球储备货币的多元化。

  (责任编辑:关婧)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