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小亭父母奔波千里,泪祭爱女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11日 13:0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楚天都市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一朵永不凋谢的向日葵赵小亭

  女儿啊,爸爸妈妈看你来了

图为:前往事发地的道路崎岖,溪流湍急 见习记者胡九思 摄

  楚天都市报 特派记者范宁 见习记者胡九思发自贵定

  在那个形似虎嘴的崖口,44岁的赵松高点燃香烛和纸钱。一天之内的第五场雨开始飘洒,水线勾描出他湿漉漉的身影。

  抬起头,上方是那个被当地人称为“穿心洞”的倒三角形山洞。4天前,到贵州省贵定县马场河乡中心小学支教仅10天的赵小亭,或许也瞧见了它。那一刻,就在距此不远处的水边,从天而降的石头将她永远带走。

  赵松高沉默着,陪同而来的妻子陈建华因被湍急的溪流阻挡,也在远处默默看着丈夫。从22日凌晨至昨日下午,夫妻俩从如皋至都匀、再至贵定,奔波千里,执意要到事发地祭奠女儿小亭。昨日,本报记者陪同夫妻俩和他们的几位亲戚,走完了祭奠全程。

图为:祭奠 见习记者胡九思 摄

  “我们很宠她,但从不娇惯她”

  昨日上午10时,赵松高一行从都匀出发,前往贵定。一路都在下雨,云贵大地泪眼矇眬。

  沿途山路曲折,一百多个弯道转下来,车轮几乎贴着路肩前进,让人头晕目眩。浓云密布,两翼青山绵延不绝,让久居平原的赵松高、陈建华很不习惯,“山区本来就危险,知道小亭要来这里后,我们的心都是悬着的。”

  支教期间,小亭也常常与家里联系。得知女儿睡的床是用桌椅拼起来的,夫妻俩有些心疼:“她在家都是睡最好的床。”但他们也很欣慰女儿能吃苦:“我们很宠她,但从来不娇惯她。”

  本月21日晚,赵松高接到武大电气工程学院党委书记余向红的电话,得知女儿出事了,“正在抢救中。”夫妻俩担心得一夜没合眼,次日凌晨就从江苏如皋的家中赶到上海,飞抵贵阳,再辗转抵达女儿遗体存放地都匀。“来了以后我们才知道,女儿已经不在了……”赵松高说到此处,眼神变得飘渺空洞,陈建华则抹起泪水:“她要我别省钱多买点衣服,还说找到好工作要接我们去享福……”

“爱爸爸,爱妈妈,爱奶奶”

  一路上,夫妻俩一直把“小亭”挂在嘴边。从春节后开学至今,他们没见过小亭一面,再见时已经隔世。

  赵松高翻出手机短信给记者看:5月28日,“想爸爸……想妈妈……想奶奶……想家”;5月30日,“爱爸爸、爱妈妈、爱奶奶”……

  “她是个特别体贴人的孩子。小时候,我们去上班,她就在家里把衣服洗好、饭做好,我们回来吃现成的。”陈建华记得,小亭很喜欢吃红烧肉,总吵着要妈妈做,“做好了她却只吃几块,其余的给我吃,给奶奶吃……”

  赵松高想也没想就说出小亭的高考分数:语数外共401分,其余6科5个“A”、1个“B+”,超武大录取分数线20多分。“她很聪明、开朗。”赵松高从事水电工作,陈建华则在热水器厂做事,聊起小亭的专业,夫妻俩露出难得的笑容:“有点女承父业的味道。”

  陈建华说,小亭人缘特别好:“乡亲们都夸她漂亮,会疼人。她遭遇不幸,不知有多少人打来电话慰问,还有中学同学从南京、武汉专门赶来告别。”堂哥赵小飞也告诉记者:“她有事就会和我商量,我们整个家族都特别喜欢她。得知她走了,我们哭了一晚上。”说话间,又有慰问电话打来,陈建华刚一接听,声音立刻就哽咽了。

图为:回忆起小亭姐,孩子们都很伤心

  “她是最漂亮最温柔的老师”

  由于道路塌方,赵松高一行抵达马场河乡中心小学时,已是下午3时许。雨停了,校门紧闭,送支教大学生去都匀与小亭告别的车刚刚离开。

  在学校外,记者遇上一群中心小学的学生,小亭正好是他们的老师。赵松高问他们:“喜不喜欢小亭姐姐?”他们都喊着说“喜欢!”五年级的王娟娟喜欢她声音好听;三年级的任正笔喜欢她吐字清晰;任正笔的弟弟任正毅声音最高:“她是最漂亮、最温柔的老师!”

  孩子们特别喜欢听小亭姐姐唱歌。“她给我唱过《NoBody》!”王娟娟一脸自豪;而任正笔觉得她和小亭姐姐关系最好,看到她在外面玩,还提醒她别独自游泳。

  在孩子们的带领下,赵松高走进女儿曾上过课的一年级教室。在这里,小亭教会孩子们如何在灾难中自救,也教会孩子们合唱歌曲《和你一样》。当孩子们用高低不齐的声音唱起这首歌时,一直紧咬嘴唇、忍着眼泪的赵松高抽泣起来,孩子们也哭成一片。而窗外,绵延的大雨让视线一片模糊,打湿青稻和远山。

  擦干眼泪后,赵松高走上讲台,在黑板上写下“希望赵小亭永远站在这个讲台上!”他转身对孩子们说:“希望你们记得小亭老师,希望你们好好学习,以后都考上大学!”

图为:小亭的父亲来到女儿生前支教的教室 见习记者胡九思摄

  “她走得很光荣,我们很欣慰”

  告别孩子们,夫妻俩拿出准备好的纸钱、香烛,前往小亭出事的地方。“家乡有风俗,一定要去女儿走的地方祭拜一下,这样就能将女儿带回家。”

  从学校到穿心洞附近,不过几千米路程,但由于山路崎岖,荆棘密布,还要趟过三条湍急的溪流,这支祭奠的队伍走了近2小时。“我们曾经强烈反对小亭来支教,就是担心不安全。但小亭是个要强的孩子,她跟我们说,她是班干部,必须走在大家的前面。她最终说服了我们。”经过多日奔波,夫妻俩已经身心俱疲,凝重的表情下,悲痛如暗流涌动。祭奠过女儿后,他们的脸上终于有了一抹亮色:“女儿虽然走了,但是她走得很光荣,她是我们的骄傲,我们很欣慰。”

  最后的告别

  昨日下午,一场特殊的告别仪式在马场河小学的临时宿舍里举行。

  赵小亭生前的床位上摆放着她的遗物,支教队友们还把千纸鹤和小气球撒在上面,那是爱美的她最为喜欢的。“小亭把生命留在了这里,也把爱留在了这里,我们会永远怀念她。”马场河小学校长王光林声音哽咽。由于不是所有老师和同学都能到都匀参加追悼会,他们在这里举行一个和小亭告别的仪式。

  学校老师来了,学生家长来了,连同支教的同学,大家在赵小亭的遗物面前站定,默哀。

  片刻间,空气像凝固了一样,偶尔可以听到轻轻地抽泣。

  闻讯赶来的孩子们,围在学校门口,含泪唱起了赵小亭生前教他们的《和你一样》——风雨之后才会有迷人芬芳,我和你一样,一样的善良,一样为需要的人打造一个天堂……

  “我梦见赵老师了”

  课余时间,小亭主动和村里的留守儿童“结对子”,10岁的任正笔就是其中的一个,他喜欢这个温柔漂亮的姐姐,有什么心事总跟她说。

  “像是有感应一样!”任正笔说,事发当天她在家里洗杯子,杯子突然破了,划伤了她的手指。紧接着,她就听到了小亭姐姐受伤的消息,赶紧一口气往事发现场赶,但在半路上被老师拦住了。任正笔心急,哭了。

  回到学校,任正笔和同学们围成圆圈,哭着唱起了刚跟赵小亭学会的新歌。

  就在前天晚上,任正笔做了一个梦。梦里,赵小亭坐在一个离去的大车里,正朝她挥手微笑,任正笔哭着追上去,可大车越开越远……

  和你一样

  谁在最需要的时候轻轻拍着我肩膀

  谁在最快乐的时候愿意和我分享

  日子那么长,我在你身旁

  见证你成长,让我感到充满力量……

  我和你一样一样的善良

  一样为需要的人打造一个天堂

  歌声是翅膀唱出了希望

  所有的付出只因爱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