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赵小亭遗体昨在贵州火化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11日 12:5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楚天都市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一朵永不凋谢的向日葵赵小亭

图为:花圈前,同学们抱头痛哭

  楚天都市报特派记者范宁 摄影/见习记者胡九思 发自贵州都匀

  马场河乡中心小学门外的稻苗,轻轻地在梯田中摇曳,它们无声地呼唤着一个名字:赵小亭!

  贵定县城昨夜的雨迹没有干透,街道和房屋仿佛还带着梦里的泪痕,它们幽幽地怀念着一个名字:赵小亭!

  从贵定县延伸向都匀市的高速路纠结缠盘,两侧种下的向日葵在清晨的薄雾中低头垂泪,它们喃喃地吟哦一个名字:赵小亭!

  环绕都匀市殡仪馆的巍巍青山,从叶缝里送出风的诗篇,它们共同泣诉着一个名字:赵小亭!

  昨日上午10时许,赵小亭遗体告别仪式在这满目苍翠的都匀市殡仪馆举行,亲属和师生好友泪流满面地送走了他们的“开心果”。支教队员们离开小学时,冲着大山高声的呼喊回荡在每个人耳边——“小亭,一路走好!”

  汇聚

  每个人动作都很轻,生怕打扰了她的安眠

  天晴了,阳光洒向都匀市殡仪馆那座小小的灵堂。风吹起花圈上的挽带,在静谧的空气中发出“沙沙”的声音。

  赵小亭的父母,在亲戚的搀扶下走过来。母亲陈建华靠在墙根处,眼睛哭得红肿,看着亲戚们奔走往来,她一个字也说不出;父亲赵松高神色憔悴,颧骨高高耸起,人像瘦了一圈,脚步也不如那天去祭奠女儿时坚定有力。

  武汉大学支教队的同学早早到场。男生帮忙布置灵堂,都在闷头做事;女生们面朝里围成一圈,互相都不说话。一两个女生会突然鼻子发酸地抽泣,身边的同学立刻把她们抱紧。

  武汉大学学工部部长朱伟,胸前戴着白花,表情凝重地反复看着悼词。距离他不远处,是马场河乡人大主席团主席陈年昆,以及乡里的工作人员。他们怀着悲痛之情,安慰着小亭的亲属。

  武汉大学贵州校友会的三位工作人员,带着花圈赶到现场。曾在武大就读硕士06级的代莉莎也曾在贵州支教,她难掩悲痛之情:“支教特别苦,特别累,我非常佩服这位小学妹。”

  小亭初中和高中最好的朋友阚晓伟,眼睛里噙着泪水,一声不吭地守在小亭亲人旁边,得知小亭的噩耗,他第二天就从南京辗转上海而来;小亭大学的好朋友张小卉,一身黑衣出现在殡仪馆,她从武汉匆匆赶到,见到同学们后,女生们又忍不住抱头痛哭。

  最后,“小亭”出现在视野中。男友沈迅捧着她的遗像,在支教队员苏鹏宇和卜芋鑫搀扶下缓缓走来。大家顿时围上去,再度哭成一团。

  每个人动作都很轻,生怕打扰了小亭的安眠;每个人都希望时间慢一点,再慢一点,这样小亭会留得久一点,会陪伴他们久一点。

  梳妆

  请您化淡一点,女儿平时不爱化妆

  第一声让人心如刀绞的哭喊,是从化妆间里传出来的。

  9时许,化妆师开始给小亭上妆。化妆间大门紧闭,从里面传出激烈的捶打桌子的声音,还有母亲陈建华撕心裂肺的哭喊。那是一个母亲的埋怨,埋怨女儿怎么走得这么早;那是一个母亲的心痛,就好像身体的一部分被活生生撕开。

  门外,阚晓伟垂着双手,表情痛苦地听着房间里的声音。他不肯离开门口半步,“我们是很要好的朋友,每年暑假都会聚在一起。”阚晓伟摇摇头,无法继续自己的诉说。

  小亭的堂哥抱着几个袋子走过来。这是他们几个兄弟姐妹昨日跑遍都匀市,为宠爱的“开心果”买来的几套衣服。“她是个很爱美的女孩,家里的兄弟姐妹也嘱咐我们,一定要让小亭漂漂亮亮地走。我们给她买了学生气重的衣服,她平时就是这样打扮。她很节俭的,再爱漂亮,穿得也很平淡。就买这最后一次了,以后想买都没机会了……”说着,这个高高瘦瘦的男孩双脚一软,蹲在地上哭号起来。

  这时,化妆间的门打开了。小亭戴着一顶粉红色的帽子,遮住头上的伤痕,身着寿衣,睡得安详。旁边桌上摆着一瓶白酒,用酒洗脸,是如皋的习俗;化妆师在给小亭打粉描眉,赵松高擦着眼泪看着:“您化淡点,孩子平常不爱化妆……”

  整妆完毕,小亭的外公颤巍巍地拿出茶叶、大米和小半截银戒指,放到小亭的嘴里,意思是让她一路上平平安安。这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脸上的皱纹蜷缩在一起,抽泣着看着黑发的外孙女。他看到有一截茶叶没放好,又轻轻地拾掇一番。

  小亭上路之前,赵松高又分别把几块钱攒到小亭手里,就像平日里给小亭零花钱一样,“孩子,这样路上你就不担心了。”

  白布将小亭裹起,赵松高撑开伞,护送着女儿踏上了最后一段路。

  追思

  她的身躯那么瘦小,让人看着就心疼

  “珞珈学子泣承小亭志,梦断云贵天使星沉悲讯传天下;四海亲朋泪别大山魂,情牵苏鄂英灵仙去哀声震寰中。”这是挂在灵堂两侧的挽联,在“沉痛悼念赵小亭同学”的横联下,是小亭那定格的微笑。

  众人对着那微笑默哀并三鞠躬。当朱伟的悼词念到“我们失去了好孩子、好同学”时,灵堂中此起彼伏地响起了哭声,多日来无法宣泄的情感,随着心里闸门的开启奔涌而出。站在前排的沈迅身体摇晃了几下,几乎要支撑不住,苏鹏宇拍了拍他的肩膀,仿佛在说:“挺住!”

  人们挨个走过小亭身边,这是最后一次与她相见。小亭的脸侧向一边,面容很安详,只是身躯更瘦小了一些,让人看着就心疼。

  外面依然晴朗,天地在无声地告别。这方土地上还响着她的脚步,这片空气里依然听得见她的欢笑。人们的思绪或许已经飞到百公里外的马场河小学,粉笔敲打黑板的声音依稀听见,备课本上的体温余热犹存,那声音、那温度,都在以一种纪念的姿态,挥别那即将沉入永恒的笑脸。

  诀别

  他们冲破众人阻拦,要看女儿最后一眼

  当铁门缓缓开启,小亭已经躺在这个世界的边缘。那些最宠爱她的亲人,从身体最深处,忽然爆发出强烈的悲恸之情。

  陈建华忽然发疯一般扑向女儿,被众人一把拉住。她已经哭成一个泪人,赵小飞在旁边搀起她,自己却哭得瘫软下去。赵松高不顾大家阻拦,几步跨到女儿身边,却又止步不前,哆嗦着哭到吞尽所有的声音;小亭的大伯赵松余爆发了,在火化间外捶胸顿足,青筋突起在白发丛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老汉勾起背转着圈高喊。十几个亲属哭成一团,远处的学生也跑过来,紧紧抱着陈建华,哭得浑身颤抖。

  此刻,捧着小亭遗像的换成了阚晓伟,他从无声的啜泣到低低的吼哭,再到泪水汹涌而出,孤零零地站在一旁,歪着头,陷入了回忆交杂的世界。

  长亭外,青山前,芳草碧连天;巍巍峰峦悲声远,今宵别梦寒。

  怀念

  千纸鹤载着思念,带天使飞往天堂

  送走小亭的同时,曾经朝夕相处的同学,也用自己的方式表达了他们的寄托。

  沈迅带来了自己写给小亭的日记,他给小亭起的QQ昵称为“向阳的蛋”,这本日记就是他与小亭交往一年多来的回忆,“我已经把它装好,等会要烧给她。”

  女生们手里攥着几个塑料袋,这是小亭生前最喜欢的千纸鹤,她们想让那些欢乐的小鸟永远飞翔在小亭的世界里。

  苏鹏宇等几个男生连夜赶写了一份悼词,“又一颗星星升上了天空,永远守望着这片净土……”

  这些东西被投入熊熊火焰中,伴随人们对赵小亭的怀念,深藏在连绵的大山里。

  袅袅的青烟消失在云端,天使以这种方式回到了天堂。

  追悼会结束后,赵松高一行离开了这块伤心的土地。他们带着小亭的骨灰,踏上了回家之路。

  他们将于今日踏上去往故乡的列车,经过约26个小时的跋涉,将小亭带回如皋故土。

  小亭,一路走好。

  苗岭大山不会忘记你,每一棵树、每一阵风,都会流传你的故事。

  珞珈山水不会忘记你,每一页书、每一盏灯,都在回想你的音容。

  江南水乡正在等着你,每一个身影,每一条小路,都在指引你回家的方向。

  孩子,我们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