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场演出扮靓世博前3天 非洲孤儿表演中国功夫

发布时间:2010年05月04日 10:4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文汇报

专题:全景世博会

    上海世博会前3天,56万多人涌入世博园区。除了跟在长长的队伍后面,花上两三个小时进一个展馆参观外,在世博园区是否还有其他选择?偷得浮生半日闲,倘若能放慢脚步,定定心心地观看一场精彩的文艺演出,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无需买票,几乎也无需排队,那些琳琅满目的节目就在游客身边。 ——编者

  

  

  

  

  看明星品新“茶”赏功夫

  本报记者 张裕

  据悉,上海世博会的184天里,超过800个节目在世博园区的32个演出场地轮番上演,总共将演出约2万场。从5月1日至3日的开园前3天里,每天都有30多台节目在世博的角角落落上演,3天总共演出了242场,吸引了34万多名游客驻足观看。据不完全统计,5月1日,共有33台节目演出了79场,吸引了12万名游客;5月2日,共有36台节目演出了85场,吸引了14万名游客;5月3日,共有36台节目演出了78场,吸引了8万名游客。

  张韶涵亮相《城市之窗》

  从浦东后滩入口进入世博园的后滩广场,迎面矗立着一幢蓝色建筑“城市之窗”,在这里驻场演出的,就是与蓝色建筑同名的世博主题秀。《城市之窗》里,一个小天使,在母亲的鼓励下来到人间,小天使用爱的魔法让一个城市中孤单的女孩,看到了人与人之间的温情与关怀。这3天里,《城市之窗》每天演出4场,每场演出40分钟,剧场中的2000个位置常常人满为患。《城市之窗》中的超大型多重立体旋转魔方舞台,可谓独步全国,有了它,舞台变得极富立体感。昨天演出临近尾声时,歌星张韶涵登台演唱主题歌,台下不少歌迷兴奋得连连尖叫:“就冲着张韶涵,我这门票钱就值了。”

  世博园里品新“茶”

  浦西的世博园区里,原创舞台秀《CHA》也正以1天4场的频率上演着。《CHA》秀以杂技为主,又融入了音乐、舞蹈、戏剧、武术、茶道等多种艺术门类的精华,以“茶圣烹茶”、“采茶江南”、“禅寺茶符”、“四海茶馆”和“茶马古道”5个段落组成,每个场景都在叙述“茶”、蕴含“茶”、表现“茶”,再现中国源远流长的茶文化。

  刚刚举办完世博会开幕式的世博文化中心里,入驻了中国东方歌舞团的两台驻场秀晚会——台是以荟萃中国民族艺术的《神州华彩》,还有一台则是展现全球多元文化兼容的《风从五洲来》。

  非洲孤儿表演中国功夫

  世博园区的五大洲广场上,也处处可见洋溢着浓郁异域风情的节目。美洲广场上,墨西哥哈里斯科州民族舞蹈团秀着绳子舞、草帽舞;在世博会开幕式上展现才艺的南非索菲托合唱团也在非洲广场再度亮相;柬埔寨演员在亚洲广场上带来了竹板舞、收获舞和祈福舞……

  广场文艺演出中,最感动人的,还是马拉维“圆通学子走进世博”的表演。19年前,中国的慧礼法师在非洲最不发达的马拉维建立了圆通学校,收养了大批非洲孤儿,慧礼法师组织人员教授孤儿中国文化、少林武术。这几天,在世博园区的非洲广场上,皮肤黝黑的圆通学子用纯正的中文唱起了《潇洒走一回》、《月亮代表我的心》,用中国功夫表演《闻鸡起舞》、《中国武魂》,台下,一次次响起的掌声和叫好声,让游客真切感叹人类心手相连、大爱无疆的美好。

  茶香氤氲满满的青春

  ——《CHA》秀表演者吴思仪的首演日

  本报见习记者 范昕

  《CHA》秀演出地点:浦西世博园内综艺大厅

  居然,她没吃早餐,也不打算吃中餐、晚餐。

  居然,她从时长45分钟的表演中退下场来,脸上笑意盈盈,甚至不着急坐下。

  5月1日下午1点50分,大型原创杂技舞台秀《CHA》首演结束,这是记者在综艺大厅后台邂逅成都军区战旗杂技团演员吴思仪时遇到的头两桩想不通的事儿。

  1米67的个头,体重常年维持在100斤,长发清芬挽起,身着素丽淡雅的演出服装,19岁的成都姑娘吴思仪,茶香氤氲满满的青春,在全剧五幕的《CHA》秀中出演四幕,柔术、滚灯、转碟,样样都得上,数不清有多少个技巧要完成,尤其压轴的一幕“双人吊环”。在距离地面三四米的高空圆环上,只见她优雅舒展双臂、骤然向后仰身,一个看得人心惊胆战的倒挂,全然没有安全措施,唯有脚踝被男搭档的脚踝所牵引着。事后,她回想起这难度系数颇高的动作咧嘴一笑、若无其事:“有什么不放心的呢?我和他都合作两年了!”

  与团里大多数演员一样,这是吴思仪第一次来到上海。世博园区的新奇来不及探个究竟,确切地说,一个展馆也没进,只走马观花草草2小时,她就嚷着要买本“世博护照”,迫不及待想挨个场馆转,挨个敲章留念,把集齐的图案带给亲朋好友“炫耀”。

  眼下,吴思仪其实连跑趟世博特许纪念品商店的工夫都抽不出。她所参演的节目创下整个世博园区演出场次的最高纪录:13点、15点、18点、20点,一天4场,5月1日至6月30日天天如是。

  前一晚,吴思仪接到爸爸妈妈的电话,一句“祝娃儿演出成功”的寻常鼓励给了她莫大勇气。90后、独生子女的她,练杂技9年,乐观、开朗、不言苦,唯独与家里一天一个电话少不了。

  吴思仪与团里的演员们住同济大学招待所的三人间。早上8点,被闹钟叫醒的她有些恼。揉着惺忪的双眼,在学校食堂转了一圈,面对面包、蛋糕、包子、煎饼统统没胃口,最后只在开往世博园区的大巴上啃了一小格德芙巧克力。

  从同济大学到世博园区,大巴开了一小时,吴思仪就趁机眯眼睡了一小时。10点到11点练功,11点到12点化妆,接下来的时间总在一次次的候场、表演、换装、谢幕中周而复始。

  正午时分,后台房间里,工作餐早已备好,吴思仪不想去吃。常常这样,没什么,饿了就吃一格巧克力,吴思仪微微一笑,她说很多姐妹都是如此,大家坚信吃得多了穿上紧身的演出服装就不美了,况且被人高高举起的情况不在少数,不为自己也得为别人考虑吧。

  一天中第二场演出之后,是演员们最奢侈的闲暇时光,大约有两个小时。好不容易等到团长默许自己到附近遛达,化妆间里已是刷刷“趴倒”一片。吴思仪说自己真的睡着了,管它妆容花不花,这还不算什么,累狠的时候手撑着脑袋都能睡着。不过一站上舞台,所有的光彩又都回来了。

  临危受命,第一次接到如此重要又如此高强度的演出任务,事实上吴思仪此前顶多只有一天演出两场的经验,并且每场均是单个的节目。未来不可预知,不过这姑娘确信自己喜欢演出更甚于训练,接下来的一连串演出不成问题。

  结束一天的表演,走出综艺大厅时,晚上9点刚过,吴思仪算了算这天总共吃了8小格总计一大板巧克力。回头隔江远眺,霓虹灯点亮夜上海,望见的正是雄伟的中国馆与壮阔的卢浦大桥,她突然有种意犹未尽的欣喜。

打印
边看边聊

验证码: